發佈於

仙二微小說

…頃刻出了樹林,靈兒終於在前方落定,逍遙心中一喜加速追趕。正想張臂迎向苦憶已久的夢中人,忽在眼前憑空冒出一背插五旗之人,將手持畫軸,朝李逍遙這面迅速展開,一股極大的牽引之力,將李逍遙吸入圖畫中,來人隨即將畫軸捲起,仰天狂笑…


蘇媚咬牙含恨說道:「父母之仇非報不可,為何不讓我親手殺他?!」孔璘淡笑道:「李逍遙乃堂堂蜀山派掌門,妳如何是他對手?」蘇媚道:「如今我魔功大成,總能跟他拼個同歸於盡!」孔璘自懷中取出畫軸,說道:「衝動只會壞事!妳只要乖乖聽我計策行事,事成之後我就將李逍遙交妳發落!」


蘇媚咬牙含恨說道:「父母之仇非報不可,為何不讓我親手殺他?!」孔璘淡笑道:「李逍遙乃堂堂蜀山派掌門,妳如何是他對手?」蘇媚道:「笑屁啊!!」


蘇媚哭道:「好痛苦!池中血液自我孔竅灌注進來…身體好像要爆炸了~肺部最後一口氣也被擠出去了…我想…我快死了吧…死了也好…爹娘會來接我嗎?可恨這仇是報不了了…李逍遙!林月如!我恨啊!…這是…?好強的怨念跟恨意!湧進我的心裡…為何這意念跟我如此一致…竟是與我同仇敵愾…?」


孔璘說道:「經過赤血池七七四十九天的戕骨洗髓,我從各族網羅的一百零八名精英都受不了修煉妖魄鑄魂的痛苦,為何抓來當他們食物的小狐狸…反倒熬過來了?雖然曾注意到她具有魔族血統,卻是尚未脫去獸形,怎知會有如此韌性…?但這才是第一關啊!哈哈哈~小狐狸啊…妳可不要讓我失望了!」


孔璘苦笑道:「哈!堂堂叱吒一方的赤尊者,居然淪為躲在荒塚吸血的鬼王…這就是你要的長生嗎?多年的苦修只能造就這一窟血池…白白糟蹋了我的血魔神功秘笈,壞我多年計畫,死了活該!罷了~此事急不得,我且先在此療傷,再另覓人選修煉妖魄鑄魂。」


「無顏小姐已然仙逝,望孫小姐能夠隨我回歸魔界,接掌天妖大王之位,整頓魔族各方勢力。」姜婉兒睜著一雙妙目,靜默默地瞧著孔璘卻不發一語,孔璘還待遊說,一接觸到姜婉兒澄澈的雙眸,心中突生莫名恐懼,猛然後退已經來不及了,姜婉兒意發並進,御劍伏魔的劍招已然將其重創。


孔璘說道:「照此秘笈修煉血魔神功,必能戕骨洗髓,永鑄不滅之身。」赤尊者勃然心動卻滿懷戒心:「你無事獻殷勤,能安什麼好心?」孔璘臉上狡獪一閃而過,笑道:「為我魔族添一生力軍!這理由你滿意嗎?」赤尊者說道:「臣服於你?哼!」孔璘道:「你也算人間一方之霸,平起平坐…足矣!」


眼見五族族主紛紛領軍離去,孔璘卻是無動於衷,臉色木然尋思:「一群各懷鬼胎的老而不!人人覬覦魔族寶座,卻個個不動聲色…一旦有人率先發難,魔界秩序從此亂矣…為了天妖大王的復生大計,現下暫且由你…好~假以時日…只要假以時日,十年不行,我就盤算百年,百年不成,我就擘畫千年!」


以魔族五行令旗之威暫時壓制五族動亂,孔璘臉上無喜無憂,心中運籌苦思:「天妖大王精、氣、神僅神識殘存,血、骨、肉僅餘魔骸於谷中!妖魄鑄魂能再造魔精,元氣來源我已有鎖定目標…肉身重塑亦不難,一切都著落在無顏小姐身上!至於妖血雖然易得…但若是能取到女媧血…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