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三章 如花苗女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7/05/02連載 2000/11/16修訂 2003/02/21 二修 2003/08/31 三修 2011/05/12 四修 2011/11/22 五修
李逍遙漲紅了臉,追著他們要打,當然不會當真對小孩怎樣,小童奔逃四散,身旁仍傳來孩童的訕笑之聲。
李逍遙心胸豁達,被人訓了許久,連孩童都來奚落他,他也不在意,仍舊嘻皮笑臉地逛大街。
在街上踅了一陣,驚見一人向他招手,李逍遙避之不及,只得硬著頭皮走過去,笑道:「英伯您好呀!」
「您今天精神健旺,氣色不錯呢!我趕著去魚市幫嬸嬸買蝦,下次再陪您聊天好了!!」說罷轉身便走。
英伯卻不讓走,李逍遙明明走開有五步之遙,忽然手上一緊,英伯已然拉住他說道:「小伙子急什麼呢?待會兒再去買也不遲,我有一個故事你想要聽嗎?」
李逍遙道:「英伯!你剛搬來的時候,我就聽過了啦~~」
英伯自顧自地說道:「你相不相信老夫就是十多年前叱吒江南的名捕,人稱鐵臂神鷹的皇甫英?」
李逍遙敷衍地說道:「相信相信。」
英伯樂道:「哈哈~好小子!終於有人相信我說的話了!」
「小伙子~不是老夫在吹牛十二年前我曾親手擒服四大惡人中的東江虎游天霸、西淫鼠司馬無憂、北神偷錢無通。」
英伯拱手向天道:「這鐵臂神鷹的封號就是當時的皇上親口御封!」
「唉可是老夫在追捕南盜俠李三思時,卻犯下這一生最大的錯誤使得我自此退隱江湖
李逍遙已經聽過,仍然故做好奇地問道:「哦!是什麼事情那麼嚴重?」
英伯道:「這說來就慚愧老夫不但數次敗在南盜俠夫婦的手下,還欠了他們一份永遠無法償還的恩情。」
李逍遙聞言眼睛一亮,問道:「這麼說來,南盜俠的武功比英伯還強囉!?」
以前聽著這些故事不曾在意,但自己從小等著的仙人卻是至今不見蹤影,拜師之事不知何日能成?
心裡已經想著,仙人若再不來,自己如何去尋訪南盜俠,求他收為弟子。
只是眼前這老頭每次只會纏著自己瞎說當年勇,卻沒見他施展過一招半式,對他所言不免要打些折扣!
英伯搖頭道:「南盜俠武藝雖然不錯,卻也只能跟老夫勉強打個平手。」
「不過千機萬幻葛巧菱聰明機智、詭計多端,每次都耍得老夫七竅生煙。夫妻兩人聯手,老夫自然只有認輸一途。」
李逍遙嘴裡說道:「用計暗算,這麼卑鄙呀!?」暗中卻對李夫人起了佩服之心。
英伯笑道:「雖是用計,卻決不是暗算,只是李夫人心思古靈精怪,叫人難以捉摸,老夫如何能不墜入她的圈套呢?」
英伯未曾提過李夫人之事,李逍遙孺慕之情油然而生,再三追問,英伯礙於顏面,卻怎麼也不肯說出李夫人當時的連環妙計。
英伯對李逍遙的問題避而不答,擎爪說道:「當年我為了練烈鷹爪,長期用斷腸草的汁液浸泡十指,導致劇毒深及臟腑,卻不自知。」
「正當老夫性命垂危之際…李三思夫婦卻不計前嫌,遠赴苗疆,從苗人那裡偷來一顆毒龍膽解了我的毒。雖然我撿回一條命,但一身武功也廢了< span lang="EN-US">
李逍遙欣喜道:「那你可知…如今南盜俠夫婦身在何方?」
英伯嘆道:「當我想到要報答他們夫婦時,卻聽說盜俠夫婦已雙雙亡故,年幼的兒子也不知所蹤
李逍遙失望地說道:「啊!怎麼會這樣?」
英伯道:「據說盜俠夫婦是因為盜走苗人的聖物而被詛咒,所以才會突然暴斃
李逍遙悵然道:「苗人的詛咒真恐怖……
英伯忽然盯著李逍遙端詳了許久,激動地說道:「咦?小伙子…」
「我怎麼越看你越覺得你跟南盜俠有幾分神似哩!你莫不就是南盜俠李三思的後人吧?」
李逍遙笑道:「怎麼可能呢!我叔父叫李悠然,根本不會武功,我爹爹雖然會武,在我小時候就跟我娘去行俠仗義了,但他名叫李自在,可不是什麼李三思。」
英伯道:「呵說的也是,怎麼可能嘛!不要放在心上,大概是我老眼昏花看錯了。」
李逍遙雖然對英伯的話半信半疑,但他總是這小漁村唯一能講出一些武林逸聞的人,勉強能滿足他對闖蕩江湖的嚮往。
別過英伯出了街口,眼見時候不早,魚場差不多要散市了,便直往魚市前去,想找好友張四哥喝酒聊天,順道買魚回去。
盛漁村的魚市在港口左側,船家出海捕了魚回來,就近在旁邊搭個小攤賣了起來,久而久之,便成了一個市集。
因為漁民勤快,漁獲充足,自然物美價廉遠近馳名,城裡酒樓常來整批採購,村民生活也還算過得去。
但這幾天連日風雨,李逍遙悶在家中睡大頭覺沒有出門,不知最近狀況。
只聽老漁夫董伯正在同船運行方老闆講話,嘴裡喃喃的唸著:「這兩天風浪太大,勉強出海打漁,一條魚都沒撈到,真是晦氣!再這樣下去,一家老小都得餓肚皮了。」
方老闆也唉聲嘆氣地說道:「我又好到哪去?現在的年青人都怕吃苦,沒人肯當船員,唉船開不了,生意也甭做了。」
李逍遙曾在船運行上過一天工,就累得大喊吃不消,方老闆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也弄得李逍遙滿面愧色,掩著臉匆匆走開。
能捕到魚的人寥寥無幾,前來買魚的個個空手而歸,人潮已經散去了。
李逍遙想找相熟的打漁人家,買些剛捕獲的鮮魚跟嬸嬸交差,做為出來瞎混的藉口,只怕也行不通了。
正巧水生叔遠遠就看到了李逍遙,邊跑邊喊道:「小李子!」
「我跟你講呀,昨兒個我出海時,看到東邊的島上,有一位好美麗的仙女喔!可惜天氣太差,說什麼也沒法登到島上去。」
李逍遙存心損他,說道:「少蓋了!村北的大腳婆,你也成天誇她漂亮!」
水生叔指天咒地地說:「這次是真的!我這一輩子從來沒有看過那麼美的人。」
魚市裡的人見他信誓旦旦的樣子,只覺得好笑。
另一年輕漁家張四哥湊過來說:「少聽他吹牛,半年前我曾到過那仙靈島,哪有什麼仙女?」
「我只看到一個又老又醜的兇肥婆!看到我二話不說,就把我趕出來了,只怕走遲半步,小命就沒了!」
李逍遙疑道:「你們該不會見鬼了吧?那島上怎會有人?」
老漁夫董伯也說:「當年觀音菩薩經過仙靈島,見那島上地氣靈秀,宛然神仙洞府,便與侍香龍女留在那裡修行,凡人千萬冒犯不得,你們最好去上柱香,給菩薩謝個罪。」
李逍遙不甚相信,回道:「老人家總是迷信。」
水生叔接口道:「欸!前一陣子小虎子不是也去過嗎?不信你問他!」
李逍遙道:「你們都知道啊?旺財嫂今天才對我說,我還以為她是胡謅的。」
回頭對張四哥說道:「張四哥!借艘船給我,我親自去瞧瞧!」
張四哥答道:「這幾天風浪忒大,你不怕丟了小命?」
李逍遙向海面望了一望,不以為然地說道:「哪有啥風浪,小虎子都去得了,我怕什麼?」
張四哥勸道:「這叫暴風雨前的寧靜,小李子你別不信邪!」
水生叔也道:「小虎子運氣好,碰到好天氣,你沒看我昨兒個……
李逍遙雙手抱胸嘟嘴道:「到底借是不借?!」
※※※※※※※※※※
「就這麼點小風小浪,有什麼難的?」
李逍遙把手中的鐵鎚死命的敲著,喃喃自語地道:「嘿!等我把這船修好,到島上把那侍香龍女帶回來,看你們還有啥話說!」
張四哥為他安全著想,堅不借船,李逍遙卻不這麼想,獨自跑到漁場南面無人的沙灘小屋旁,想把那廢棄的小船修好。
費了好大的工夫,才將船底破洞給補了起來,李逍遙沿著小船繞了一圈,滿意的道:「嘿!大功告成!」。
忽然旁邊傳來一陣小女孩清脆的嘻笑聲。
「呵呵呵!是海耶!」
海灘邊不知何時來了一個苗族少女,手持一柄奇形木杖,腰繫彎刀,赤著雙足追逐潮水為戲。
她身穿淡青色的絲織短衣裙,露出一雙無瑕玉腿,頭戴兔毛綴頂鹿皮帽,上面還垂了兩串紅色玉石鏈。
髮絲分束左右,頸項掛了一圈豹牙項鍊,容貌甜美,笑靨如花。
在波光粼粼夕陽餘輝的照映下,白裡透紅,宛若一朵粉嫩的山茶花,煞是可愛,李逍遙不禁看得傻了。
李逍遙見那苗族少女孤身在此,疑其與店中來客是一路的,不禁多看了兩眼。
這才發現那苗女雖然在沙灘上來回逐潮為戲,但身法輕靈倏來倏去,若有大浪打來,便急閃而退、尖叫連連,卻沒教海水浸溼腳背。
過不多時,那苗女忽然斂了笑容,停步向東眺望,不住皺眉,似是有什麼事情無法決定。
李逍遙方覺奇怪,小苗女已轉過身來,露出如花盛開般的笑容,緩緩向李逍遙迎面走來。
李逍遙急忙起身,不知對方是否會說漢語,只好以充滿善意的笑容回應。
小苗女走到李逍遙跟前,抬頭說道:「喂!你載我到東方那小島上去吧!」
李逍遙聽那苗女漢語說得比胖黑大漢更為流利,疑道:「妳要到那小島做什麼?」
小苗女語意溫柔地說道:「你開船就是了!」逕自跨上小船坐下。
李逍遙只覺好笑,說道:「那妳也得讓我把船推到水中方能出海啊!更何況我又沒有答應妳。」
小苗女笑道:「你會答應的!」突然舉杖敲了李逍遙左手手背一下。
李逍遙愕然道:「小姑娘!你怎可亂打人呢?」
小苗女手勁不大,李逍遙覺得並不甚疼,也未在意。
只是那木杖上雕刻著奇形異狀的鬼臉,腦門後一蓬亂髮,令人覺得怪噁心的。
那苗女再次笑道:「你會答應的!」
李逍遙道:「沒人可以逼我做我不做的……
話未說完,忽覺手背一陣奇癢,低頭一看已自腫如豬蹄,卻越抓越癢。
小苗女咯咯
笑道:「我說過你會答應的!」
【第四章 本命蠱神】敬請期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