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逍遙劇場】第六章 侍香龍女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7/05/16連載 1998/07/06修訂 2003/09/01二修 2011/05/16三修 2011/11/22四修
少女輕啟雙唇,柔聲道:「你終於來了……」
李逍遙還道菩薩神機妙算,早算到他今日來此求藥,噗地一聲屈膝跪倒,哀求道:「龍女姊姊!求您大發慈悲,救我嬸嬸一命!」
少女發覺他哭得狼狽,退後一步悵然喟道:「啊!不是你……」語氣頗為失望。
過了一會兒,才又續道:「我才不是龍女呢!看你急成這副模樣,你嬸嬸到底怎麼了?」
李逍遙哭道:「我嬸嬸今晚突然病倒了,大夫說沒得救了!」
少女斂去光芒,趨前問道:「怎會病倒呢?」
李逍遙悔恨地說:「全都怪我不好,為了拉拔我長大,嬸嬸日夜憂心積勞成疾,她就我一個親人,我還三番四次惹她生氣…」
李逍遙心想講得可憐,才能搏得菩薩的同情,還待再說,少女已頷首說道:「我知道了!吃一顆紫金丹就會好起來的。」
李逍遙聞言喜道:「多謝龍女姊姊賜藥!」
少女說道:「想要靈藥跟我來吧!」
李逍遙起身問道:「要去見觀音娘娘嗎?」
少女嗤嗤笑道:「呵呵!才不是呢!要拿藥還不快點,我姥姥最討厭外人了,等她回來就拿不成了。」
少女言罷,扭身就走,看她腳步輕靈,顯然輕功已小有造詣,李逍遙求藥有望,連蹦帶跳緊跟在其身後。
少女左穿右繞,轉眼便走出迷陣,孤島中央居然有湖,名叫月池。
經過一道九曲小橋,月池中央又見小島,景致甚是奇妙,其上矗立一座古色古香的清幽小道觀,上有一匾額以小篆書寫「水月宮」三字。
少女引逍遙進入宮中,只見幽靜古樸的大殿上,供奉著觀世音菩薩的神像。
少女自煉丹室丹爐中,取出一粒丹丸交給李逍遙,說道:「讓你嬸嬸服下這顆紫金丹,再睡上幾個時辰後,自然會好的。」
李逍遙感激答道:「龍女姊姊的大恩大德,我李逍遙真不知要怎樣報答…」
少女嘻嘻笑道:「你真的以為我是仙女?什麼姊姊不姊姊的,我叫趙靈兒!你看起來比我大得多呢!你幾歲了?」
李逍遙回道:「敝姓李,名逍遙,剛滿十九歲。」趙靈兒喜道:「你還大我三歲哩!」
李逍遙想起自己平白叫了好幾聲龍女姊姊,便向趙靈兒說道:「妳年紀比我小,就叫我逍遙哥吧!」
趙靈兒滿心期待地道:「逍遙哥!那你應該知道外頭有什麼新鮮好玩的?說給我聽嘛~」
「人家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姥姥還是不許我到外頭去,每天在宮內修煉都快悶死了。」
李逍遙順口答道:「這個當然!下回有機會,我再陪妳到杭州城裡逛逛。」
可笑的是他自己也未曾到過城裡,還敢胡吹大氣。
小時曾有一次,嬸嬸本要帶他到杭州城去,誰曉得他前一日不知去哪頑皮,竟然徹夜未歸。
氣得嬸嬸一頓好打,更不再提進城之事,讓他著實哭了好一陣子。
趙靈兒聞言拍手笑道:「你可不許賴皮喔,我們來打勾勾。」
李逍遙拍胸脯應道:「好!打勾勾,賴皮的是小狗。」
趙靈兒笑道:「對!賴皮的是小狗。」
兩人勾著小指,宛若久未見面的故友,殷殷笑語相談甚歡,感覺親切不捨放手。
李逍遙生性滑稽,古靈精怪地連說笑話,逗得趙靈兒嚶嚶呵笑,平靜的心湖,泛起陣陣漣漪。
自幼清冷寂靜的生活,從未體驗過如此的活潑與放鬆。
李逍遙雖然個性飛揚跳脫,卻給了她陌生卻又熟悉的安全感,就算是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交付給他,也可以非常安心。
自小慣與嬸嬸吵吵鬧鬧的李逍遙,更感受到一股從未經歷過的寧靜與溫馨,叫他捨不得讓她有一丁點兒的委屈,願意用盡全力讓她開心!
兩人契合的心靈相印相惜…莫說千言萬語訴之不盡,便是默然相對也是只覺甜蜜。
時光飛逝絲毫不覺,終因天色漸晚,李逍遙雖然心中戀戀,但懸念嬸嬸安危,只得揮別。
李逍遙取得丹藥,與趙靈兒離情依依,剛出道觀門口,就跟一人撞個滿懷。
抬頭一看,一個橫眉豎眼的胖老太婆,拄著拐杖惡狠狠的盯著他看,罵道:「小子!你怎麼進來的?」
李逍遙嚇得結結巴巴:「我…我我……」半晌說不出話來。
趙靈兒急奔過來,軟求道:「姥姥!你不要為難他,他不是壞人。」
趙靈兒的姥姥怒道:「你怎麼知道他不是壞人?」
「靈兒!我告誡過妳多少次,不可以讓外人到島上來,居然屢勸不聽,又趁我出外,為妳師父忌辰備辦祭品,放他進來?!」
趙靈兒辯道:「可是師父說過,百善孝為先…他為嬸嬸來此求藥,應該是好人。」
姥姥嘆道:「人心險惡妳一點也不知道,妳師父生前將妳託付給我,萬一妳有任何閃失,妳叫老身如何向你死去的師父和妳娘交待?」
趙靈兒正色道:「師父說為善必有善報;師父就是修得無量功德,才能羽化登仙。」
姥姥搖頭道:「你師父羽化登仙,島上頓失依靠,再有強敵入侵,如何是好?」
李逍遙急忙勸道:「老婆婆…請妳不要責怪她,我馬上離開這裡就是了。」
姥姥叫道:「離開?!水月宮豈能由你來去自如的!」
說罷逼近李逍遙跟前,對趙靈兒說道:「上回我已說過,為妳安全著想,再有人來,為防洩密,我見一個殺一個!」
姥姥怒氣衝冠、眉髮皆赤,暴喝一聲,化為蛇尾人身的妖怪,喝道:「哼~留你不得!!」朝著李逍遙直吐蛇信。
「哇~妖怪…!」李逍遙心中驚懼軟倒在地,想要逃走,手腳卻不聽使喚。
趙靈兒急步搶上攔在前頭。
姥姥怒喝:「讓開!!」
趙靈兒喊道:「不能殺他!!」
姥姥吼道:「這小子能通過島上迷陣進到這裡來,一旦放他回去,水月宮的所在不就全都曝露了?!」
趙靈兒說道:「是‥是人家帶他進來的嘛!姥姥~他來求藥醫治親人的病呢!您就放過他嘛!」
姥姥搖頭道:「三言兩語就把妳騙住了?!妳怎能答應他呢?」
趙靈兒心知姥姥躲避仇敵十餘年,已如驚弓之鳥,心意已決必不聽勸,自己決計無法阻止,愁急不知如何是好!
趙靈兒突然俏臉漲紅,囁嚅地道:「當…當時我正在沐浴…因為‥他…把人家~人家,所以…所以人家才…才……」
為救李逍遙,趙靈兒只得羞著臉扯謊,話也說不清楚。
姥姥心中一寒,收起幻術化回本來面貌,急問:「當真?!!」
趙靈兒從未說過謊話,怕被識破不敢看她,只是嬌怯地點了點頭。
姥姥鐵青著臉在趙靈兒耳邊細細追問,趙靈兒耳根通紅,只是緩緩地或是點頭或是搖頭。
姥姥氣得發抖,雙足一頓,倏地飄到李逍遙身前,舉腳將他踢了個觔斗,罵道:「混帳東西!!小子!給我站起來!」
李逍遙戰戰兢兢地爬了起來,姥姥越想越怒,大聲叫道:「你好大的狗膽哪!竟敢欺負我寶貝的靈兒?」
李逍遙噤若寒蟬,不敢答話。
趙靈兒走了過來,扯著姥姥的衣角,低呼:「姥姥!放了他吧……」
姥姥仰天嘆了一口氣,伸出拐杖戳著李逍遙胸口,說道:「我給你兩條路選!」
「一是娶靈兒為妻,永遠不得離開仙靈島。二是留下一雙手一條舌頭,讓你永遠無法說出水月宮的秘密!」
天賜豔福!李逍遙雖然是極其願意,但畢竟嬸嬸仍等著自己求得靈藥回去救命啊!
如此嚴苛的條件,李逍遙怎能答應?
回顧靈兒,硬著頭皮問道:「那…沒第三條路了嗎?」
姥姥拐杖頓地怒道:「要我現在就吃了你也行!」
李逍遙暗暗摸著揣在懷中的紫金丹,為保小命迫於無奈,忙不迭地道:「我娶…我娶…!」
當夜姥姥在道觀神案上,點了兩枝紅燭,也未剪貼半個囍字,領著李逍遙、趙靈兒到得堂前,燃香向趙靈兒的師父稟明婚事。
姥姥對著靈月宮主的靈位說道:「唉~阿玟…咱們兩老盼了這麼久,總算是盼到這一天啊!只可惜,妳比老身先走一步,看不到這丫頭出嫁的模樣了!」
沉默半晌,姥姥續道:「這個叫李逍遙的年輕人…看來…跟靈兒十分有緣,小倆口也情投意合的樣子,老身就擅自作主湊合他們了…」
「老身來日無多…只盼日後~他們兩人能平平安安的過日子,也不枉咱們這多年來的心血。」
說完,便讓他們當著觀音菩薩的面前,拜堂成親。
大喜之日理應當喜氣洋洋熱鬧非凡,李逍遙卻覺得冷冷冰冰,氣氛異常詭異。
拜過天地之後,姥姥做了幾道素齋當作喜宴,便僅他們三人同吃,水月宮中也無酒可飲用。
姥姥寒著臉一言不發,趙靈兒也默默地吃著
,四下一片寂靜。
李逍遙低頭扒飯,心想這那像娶老婆?簡直是在守喪。
好不容易大家都吃完,姥姥將兩人送入洞房,將門掩上,便逕自離去,眼眶中依稀含著淚水。
李逍遙見姥姥終於走了,舒了一大口氣,低聲說道:「我一定得想辦法逃出去,妳…能不能幫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