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七章 仙靈洞天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7/05/16連載 1998/07/06修訂 2003/09/01二修 2011/05/16三修 2011/11/22四修
趙靈兒坐在床頭,顫聲問道:「那‥你還會不會再回來?」
李逍遙拼命搖頭道:「開玩笑?!要是跟一隻會吃人的老妖怪住在一起,有幾條命也不夠用!妳呢?妳難道不會害怕嗎?」
趙靈兒見他餘悸猶存,柔言說道:「不會啦~那是姥姥嚇你的!從小就是姥姥和師父把我帶大的。」
「姥姥雖然有時看起來很兇,但是…只要你跟她相處久了,你會發現,其實她對人很好。」
李逍遙歉道:「為了救我,害妳向妳姥姥扯了這個謊。」
但見她冰清玉潔,宛如天上仙女,竟以自身清白來保全自己。
李逍遙心中萬分感激,雖然極願與她結為連理,但一切僅是一時權宜,豈敢當真心存妄想。
趙靈兒想起今日大膽的言語,羞著臉低聲說道:「以前都沒人逗我開心,你能留下來陪我,我很歡喜……」
李逍遙來回踱著方步,愁急道:「可是…我若不趕快把靈藥帶回去,嬸嬸就活不成了。」
「況且…我還年輕,要我一輩子永遠呆在這鬼地方,這一生不就玩完了?」
趙靈兒見他去意頗堅,淒然說道:「明天…是師父的忌辰,一大早姥姥便會到師父墳前上香,趁那時候,一口氣跑到海邊,姥姥應該不會發現……」
李逍遙喜道:「真的!?太好了!謝謝…謝謝妳!大恩大德,我李逍遙永世不忘。」
「不忘……!?」
趙靈兒聞言突然悲上心頭,黯然低頭吟唱著:「既不回頭,何必不忘;若是無緣,何須誓言;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李逍遙不料兩人短暫相識,她對己已然一往情深,心情激動地說道:「如果妳肯,我可以帶妳一起走。」
趙靈兒聞言泣道:「我不能離開這兒……」不禁哭得更加傷心。
李逍遙摟著她的肩,捨不得地說道:「靈兒妳不要這樣嘛!」
「我…我已經與妳拜堂,就一定說話算話!等我嬸嬸病好了,我請她老人家作主,正式上門來提親!」
趙靈兒忍住淚水,抬頭問道:「可當真…?」
李逍遙見她臉上垂著兩串晶瑩的淚珠,在搖曳的燭光照映下,更顯楚楚可憐嬌羞柔美。
情不自禁,將她擁在懷裡說道:「句句出自肺腑…相信我!」
良辰春宵佳人在抱,兩人血氣方剛,渡過溫馨難忘的一夜……
※※※※※※※※※※
「天亮了…我必須走了。」
李逍遙握住趙靈兒的手,誠摯地說道:「靈兒等我…我一定會儘快回來接妳!」
趙靈兒眼眶含淚淒然說道:「小時候…我娘要我跟著姥姥走,說會儘快來接我,結果…」
話還沒說完,眼淚已奪框而出。
趙靈兒哽咽續道:「師父也是!臨終前告訴我一定會回來看我,可是…」
李逍遙心疼地為她拭去淚水,起掌立誓說道:「靈兒!我李逍遙說到做到,此生決不負妳!」
趙靈兒心中感動,收淚柔聲道:「逍遙哥哥你保重……快走吧…!姥姥一會兒就回來了。」
小倆口離情依依忍痛揮別,李逍遙不捨地向靈兒道別,趁著清晨時分,離開水月宮,只盼嬸嬸服下仙藥後,能立即痊癒,明日便可前來迎娶,越想越是高興。
穿過迷離竹林走回島北岸,天已漸明。
張四哥等了一夜又冷又餓,甚為不耐:「哇!你這一去就是一天一夜,我差點就以為你回不來了!」
李逍遙哈哈笑道:「福人自有福星照,我這一趟有非凡奇遇呢!」
張四哥疑道:「哦!你真的見到仙女了嗎?」
李逍遙上了船,神祕地說道:「嘿嘿…可以說差不多啦!不過老妖婆也遇上了,她可兇得緊,我們快回去吧。」
張四哥見識過姥姥發火,哪敢再多做停留?快手快腳的將船划回漁港。
幸而今日浪已轉小,回程頗為順利,張四哥肚子餓得咕咕作響,少不了要埋怨李逍遙幾句。
船剛靠岸,水生叔卻連船帶人都不見了。
一問之下老漁夫董伯才說:「你們剛走不久,就有一個苗人出了一大筆銀子,要租下水生的船,水生一口就答應下來,這回不知又跑到哪喝花酒去了?」
張四哥悔恨地說道:「小李子!都是為了你,害我平白無故的,丟了賺錢的好機會。」
又埋怨起自己在島邊吹著海風挨寒受凍的事情來,李逍遙連說對不住,張四哥也無法,只有自怨自唉。
李逍遙回到客棧,卻已換了秀蘭在照料李大娘。
李逍遙急將紫金丹給李大娘服下,靈藥果然神效,才半會兒功夫,李大娘臉色已轉紅潤,呼吸也不再急促。
眾人知道李逍遙回來,都聚到客棧來了,幾個交情好的,更帶了些補品前來問候,見李大娘已無大礙,都感寬心。
過不多時,街坊便一一辭去,李逍遙送至門口,謝了幾聲,才回房照料李大娘,並請秀蘭回家休息。
香蘭送來的鮮魚鹹粥早已涼透,李逍遙將就吃了幾口,心心念念的都是趙靈兒臨別時的倩影。
那孤苦無依的模樣讓人又愛又憐,恨不得可以馬上趕到仙靈島去與她相會。
經過一番折騰,李逍遙也自累了,又在嬸嬸床邊守了半個時辰,竟然打起盹來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覺噁心氣悶、頭疼欲裂,眼前一片模糊、腦筋混亂,心中思緒雜沓,就像快要擠爆腦門,再也容納不下任何念頭。
忽然顱內雷霆霹靂轟隆巨響,像是被雷劈中一般,只覺腦子一片空白,片刻不支摔倒地上,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直到聽見嬸嬸呼喚的聲音,這才驚醒,李大娘問道:「逍遙你不回房睡,躺在地上做什麼?」
原來天已經黑了,李逍遙只記得自己與往日一樣溜出去瞎混,也不知道何時回來的,搔頭問道:「咦?我怎麼在這裡?」
李大娘搖頭說:「我哪裡知道你為什麼在這裡?我原本只要瞇一下,竟會睡到現在,想
是被你傳染了懶病。」
嬸姪倆平日笑鬧慣了,李逍遙見嬸嬸又在說笑,興沖沖地道:「對了!嬸嬸…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您說!」
李大娘不耐煩地問道:「你又在打啥鬼主意?!」
李逍遙側著臉想了半天,吶吶地說道:「是…是……咦?怎麼突然想不起來了?我明明…明明……?」
李大娘罵道:「我看你又是在作夢!!」
無巧不成書,李大娘病了整晚不省人事;李逍遙忘憂蠱正好發作,兩人竟然對昨日生病、取藥之事,全然毫無印象。
這一老一少呆立對看半晌,默然無語。
過了良久,李大娘才言道:「啐…發什麼呆?你趕快替嬸嬸去招呼樓上的客倌,看看他們有何吩咐。」
李逍遙搖頭晃腦,疑惑地走上樓去。
到了苗人房間,李逍遙剛要請問有何需要,才發現裡面只剩一人。
那人見李逍遙來了,結結巴巴連指帶比跟他說道:「三個出去…我…沒有,太陽出來…他們回來……」
出門還要有人留守,更覺苗人帶來的,不是金條便是寶物。
李逍遙聽他說話的樣子滑稽,覺得十分好笑,向他表示瞭解之後,便去向李大娘述說此事,並怪腔怪調地在嬸嬸跟前學了一次。
李大娘連罵不正經,接著說道:「天色已晚,你去把前後門窗關好,早早去睡吧!」
李逍遙打了個哈欠,伸懶腰答道:「好的,我這就去。」
李大娘把瘦臉湊過來斜眼說道:「你可別再偷溜出去玩了!不管我門窗鎖得多緊,你總有辦法出去,你的房裡定有古怪!」
李逍遙辯道:「怎麼會呢?」
李大娘道:「改天我叫林木匠把你門窗釘死,看你還能不能去鬼混!」
李逍遙唯唯諾諾的,不敢再惹嬸嬸生氣,鎖好門戶,回到房間,更鼓已敲二更。
頭剛沾枕,便覺天旋地轉,迷迷糊糊做起夢來。
李逍遙四肢乏力無法動彈,身形直挺挺的向下直墜………
「李~逍~遙~!李~逍~遙~!」鬼婆的魔音響徹耳際,頃刻跌落地面痛徹心脾。
李逍遙忍住疼痛,破口大罵:「作惡多端的羅煞鬼婆,既然落在妳的手裡,要殺要剮不用多說!」
羅煞鬼婆聞言怒罵道:「可惡!」以獨門怪兵器骷顱鎚朝李逍遙腦門擊落。
李逍遙無力閃躲,天庭吃了一記,只覺頭腦發脹眼冒金星。
羅煞鬼婆深深吸一口氣,原本消瘦的身軀忽然漸漸變得圓滾肥胖,神情也變得十分淒厲。
正要下毒手,忽聽一爽朗的聲音喝道:「妖婦休得逞兇!」
跟著一柄飛劍,射穿鬼婆的心窩,鮮血濺得李逍遙滿身都是,妖婦淒厲哀號,剎那間血水四漫,全身化為烏有。
遍地血腥將李逍遙驚醒,心中不禁揣揣,彷彿仍能聽到鬼婆的淒厲叫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