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九章 仙女雙劍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7/05/23連載  1998/07/08修訂  2003/09/05二修 2011/05/16三修 2011/11/22四修
李逍遙嚇了一跳,卻不便把她推開,輕聲問道:「姑娘~這是怎麼一回事?那些人為什麼把妳抓來?」
趙靈兒哇哇地哭了起來,哽咽喊道:「姥姥…姥姥,我要回去救姥姥!」
李逍遙不料這少女會叫出聲來,連忙叫她噤聲。
但外面看守的苗人已被驚動,來不及拿兵器,便衝進門來,叫道:「你是怎麼溜進來的?!」
李逍遙道:「喂~你們把這位姑娘綁來這裡,到底作何居心?苗疆沒有美女嗎?幹嘛來中原抓人!」
那苗人蠻橫說道:「拜月教的事情哪輪得到你管?!」
李逍遙雙手叉腰傲然答道:「嘿~這是我們家開的客棧,我當然非管不可!」
苗人掄拳欲教訓李逍遙,嚇得李逍遙抱頭鼠竄,趙靈兒見夫君有難強振精神,忙使一式「月映松泉」,迴掌替李逍遙接下一招。
鄰房苗人聽到打鬥聲響也自發覺,過來圍捕兩人。
雙拳難敵四手,趙靈兒被困了一夜,氣空力乏漸感不支,李逍遙急急拔出木劍,將酒劍仙的劍法現學現賣。
劍法變化精妙,李逍遙現在雖才領悟不及半成,拼命似的跟他們大打出手,苗人們也被搞得應接不暇。
趙靈兒趁隙使出「月湧江流」攻向兩人,先到那苗人被她一掌擊昏,靠門那個反應較快,將桌子一掀,退避了出去。
李逍遙遭他這麼一阻,追之不及,被他飛身滾下樓去。
那苗人驚魂甫定,翻身爬起,嘰哩呱啦地用苗語叫道:「嗚哇!拜月教不會就此罷休的!」惶忙離去。
李逍遙首戰告捷,還把逃走的苗人嚇得吱哇怪叫、語無倫次,暗讚自己身手了得。
依樣把那苗人牢牢綁緊,將嘴塞住,裝入麻布袋中,回身問道:「苗人為什麼要抓妳啊?」
趙靈兒嗚咽答道:「姥姥…姥姥受了重傷,我好擔心吶!快帶我回島上,姥姥就要死了…」
李逍遙疑道:「島……?哪一個島?」
趙靈兒急道:「當然是仙靈島啊!!」
李逍遙溫言勸道:「好好好~妳別慌,鎮靜點!」
「可巧我昨日還想到仙靈島找侍香龍女呢!這樣吧…我去借一艘船,同妳一齊到仙靈島去!」說罷便帶她下樓。
趙靈兒知道他說話向來不正經,拭了眼淚,緊緊跟在李逍遙身後,面色依然愁苦。
剛下樓來,李大娘惶急慍道:「惹禍精!得罪了財神爺,我們生意還做不做?」
李逍遙心想若說要到仙靈島,嬸嬸必要囉唆半天,乾脆瞎編說道:「那班人出手闊措,其實卻是採花大盜,這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差點就遭了毒手。」
李大娘見趙靈兒淚痕猶在,憐惜道:「那快去報官呀!這丫頭長得倒也標緻,是哪裡人家,我怎麼沒見過?叫啥名字啊?」
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頻頻點頭,心中頗為喜愛,趙靈兒怯生生地答道:「我叫靈兒……」
李逍遙插嘴說:「嬸嬸別儘盯著人家瞧吶!妳也知道那些官差淨會坑人,報官沒來由的自找麻煩,我悄悄的將這姑娘送回去,
只當沒這回事。」
李大娘催促道:「你可快去快回啊!」
出了客棧門口,王小虎正在井邊幫秀蘭汲水,秀蘭將李逍遙扯過一旁問道:「逍遙哥!剛才是什麼回事啊?」
李逍遙不願聲張,便輕描淡寫地跟她說道:「住店的客倌喝醉酒鬧事,沒什麼大不了的。」
王小虎卻歡天喜地的叫道:「哈!是仙女姐姐!我是小虎子,您還記得我嗎?」
趙靈兒摸著他的頭說道:「嗯!我當然記得,你爹爹的病好了吧?」
李逍遙上前問道:「咦?怎麼你們認識啊?」
王小虎高興地拉著趙靈兒的手說:「對啊!我跟你說的仙女姐姐就是她。」神情甚是親熱。
趙靈兒對他有贈藥之恩,李逍遙又是他崇拜的偶象,看在眼裡兩人郎才女貌,宛如一雙璧人,王小虎拍手笑道:「逍遙哥哥配仙女姐姐!哈哈天生一對!」
秀蘭掐了王小虎一下,說道:「逍遙哥!她是誰?怎麼會跟你在一起?」語氣有些不悅。
李逍遙隨口掰說:「她…她是我遠房的表妹,到我家來玩幾天。」
秀蘭嗔道:「少騙人了,你家什麼時候冒出個遠房親戚來?我怎麼不知道?」看著趙靈兒的眼神不甚友善。
李逍遙胡縐道:「就是我嬸嬸的姊姊…的小叔…的妻舅…的丈人…的外曾孫女嘛!」
說罷拉著趙靈兒便走,也不管秀蘭在身後氣得直跳腳。
到了漁市,見到張四哥魚獲滿船,想是天氣轉好,才能如此豐收。
張四哥問道:「李大娘的身體好了嗎?」
李逍遙不知為何有此一問,說道:「她壯得像條牛似的,怎麼不好?」
李逍遙續道:「張四哥!勞煩你載我們到仙靈島去。」
張四哥聞言氣道:「你還想叫我做白工咧!苗人來租船,水生叔得到一大筆錢,不知到哪裡快活去了?只有我還在這賺辛苦錢!」
李逍遙不知養家活口的辛勞,不以為然地說道:「賣了這些魚,也夠你花用好些日子了~節省些,討個媳婦也行!」
「您就行行好,改明兒,請你到我店裡,好好喝兩杯,這總成了吧?眼前就只有您能幫我這個忙了!」
張四哥啐道:「你家的酒不喝也罷~認識你算我倒楣!怎麼這位姑娘也要去仙靈島?」
李逍遙答道:「現在沒時間多作解釋,總而言之,是人命關天的事就對了。」
張四哥說道:「啥事到你嘴裡,就會變得特別嚴重!我好人做到底,再載你一次吧!」
李逍遙不住地稱謝,幫張四哥將漁獲卸下,也不等他將船洗刷乾淨,便登上充滿魚腥味的船上,催促快走。
今日風平浪靜,沿途並沒有多大的阻礙,張四哥識途老馬,輕巧地避過急流漩渦,賣力地划到了仙靈島,揮汗說道:「你可別讓我又等了一個晚上,我還得將捕到的魚賣了呢!」
李逍遙還未答話,趙靈兒心急如焚,已如風也似地飛奔而去,李逍遙忙快步跟了上去,大聲喊道:「張四哥我很快便會回來了!」
一路上並無異樣,兩人趕到水月宮,只見姥姥的拐杖斷成兩截,被拋在地上,姥姥躺在血泊之中,也不知是死是活。
趙靈兒直撲
過去,見她傷勢嚴重,由前胸貫穿後背的傷口,不住地流出鮮血,淒然慘狀,就如同夢境中的羅煞鬼婆一般,李逍遙不禁心中一凜。
趙靈兒惶急哭喊道:「姥姥!妳醒醒吶!」
姥姥兩眼微張,無力的說道:「十…年……了!終究躲不過。靈…兒…姥姥往後護不了妳了…妳自己一個人…千萬要堅強…」
趙靈兒跪倒在地,搖頭說道:「不要…靈兒不要…您要是死了,您叫靈兒怎麼辦?」
姥姥嘆道:「唉!前途諸多…磨難,豈是妳一人可以承擔的?小伙子…!我已經…咳咳…活不成了,以後靈兒就託付給你了……」
李逍遙疑惑道:「託付給我…給我!?」
姥姥突然怒眼圓睜,厲聲叫道:「黑苗族的人不可能就此罷休……」
「十年來他們千方百計…就是要找到靈兒,以後…你可要好好保護她,不然我做鬼也不饒你!」
李逍遙被她嚇了一跳,為讓她能瞑目,只好答應她:「好好…我明白…您放心吧!」
心想慘啦!這下子可惹個大麻煩上身了!
姥姥撫著趙靈兒的頭髮,忍住疼痛,憐惜地說道:「可…憐的孩子,天下之大,竟然沒有妳容身之地。」
接著轉頭喝道:「小子!你要帶靈兒回故鄉,找到她的娘親的下落……」
趙靈兒急忙問道:「我娘親還在人世!?」
姥姥答道:「妳師父生前曾回苗疆,打聽過娘娘的下落…後來打聽到……大理的白苗族,有你娘的衣冠塚,但從沒有人見過夫人的遺體,也許…可能只是也許…」
姥姥喘氣續道:「不管王后是生是死…至少這是妳為人子女應盡的孝道,也是老身最後的一樁心願…」
趙靈兒嗚咽道:「是…孩兒遵命……」
說才完,姥姥便斷氣了,趙靈兒伏在姥姥屍身上放聲大哭。
李逍遙聞之也不禁鼻酸,只能溫言勸道:「別難過了…入土為安,先把她安葬了吧。」
李逍遙幫助趙靈兒,將姥姥簡單的安葬,趙靈兒跪在墳前,戀戀不捨。
李逍遙道:「靈兒我們該走了。」
趙靈兒哭道:「我哪都不去,我要我姥姥活過來!」
李逍遙道:「別孩子氣了,人死不能復生,我們還是遵照她的交代去做,妳也想早點見到妳娘吧?」
趙靈兒道:「嗯,姥姥、師父!妳們地下有知,保佑孩兒早日找到娘親……靈兒…就此拜別……」
李逍遙說道:「妳…以後有何打算?」
趙靈兒抽泣道:「當然是…跟著你…」
逍遙說道:「好吧!事到如今,妳也沒地方去了,不如先住在我家吧,反正我家是開客棧的,空房間多的是。」
趙靈兒拜別道:「姥姥!我找到娘親之後,一定會再回來看妳的…逍遙哥!我們走吧。」
李逍遙暗想:「陪妳到苗疆……只怕嬸嬸死都不會答應。」
趙靈兒回到宮中收拾行李,望著那灘血泊,突然奔進師父故去前的居室,在床頭櫃裡取出一口玉盒,跪地說道:「師父!徒兒不肖,要讓仙女劍染血了……」
跟著打開玉盒,取出兩柄一尺來長、形式相同的無鞘短劍,點塵不染,煥發靄靄柔光。
趙靈兒慘著臉舉劍發誓道:「姥姥!靈兒誓必為妳血刃仇人!」
寶劍生輝,映得趙靈兒面上一片蒼白,舉頭環視住了十年的水月宮,不禁又悲從中來。
李逍遙溫言勸了一陣,兩人才偕手黯然離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