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十章 苗族公主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7/05/30連載 1998/07/15修訂 2003/09/06二修 2011/05/16三修 2011/11/22四修
掌舵將船划回漁港,張四哥甩甩手,捶捶肩膀,沒好氣地說道:「這麼折騰下來,可真是累人!以後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可別再找我啦!」
李逍遙連連稱謝,直說大恩大德定當圖報等語。
聽慣李逍遙貧嘴說空話,張四哥不免抱怨連連。
兩人正想回客棧,卻見香蘭與王小虎躲在樹叢旁,向他們招手。
李逍遙過去問道:「你們兩個在這裡鬼鬼祟祟的做什麼?」
王小虎低聲說道:「逍遙哥小聲點!有兩個壞人拿著刀子,在村子裡到處找你呢!他們看起來好凶喔,被他們發現,那就完了!」
李逍遙握拳道:「一定是那些死不成的傢伙,嘿~想找我報仇嗎?他們現在人在哪裡?」
王小虎指著客棧道:「他們找不到你,就在你家裡等著。」
李逍遙一聽急道:「啊!我嬸嬸呢?」
王小虎搖頭道:「我們也不知道…」
香蘭愁著臉道:「逍遙你怎麼會惹上那些苗人呢?我好怕會鬧出人命呢!」
李逍遙哈哈笑道:「我這是替天行道,妳不要擔心,我現在武功高強,沒人打得過我的!」
李逍遙說得自信滿滿,香蘭仍極不放心地說道:「你看…要不要報官啊?」
李逍遙揮揮手說道:「不必~有我就行了,那些人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
連叫兩人不必操心,帶著趙靈兒回到客棧,客棧卻空無一人。
李逍遙正覺奇怪,想要尋找李大娘,只是全然不見蹤影。
苗人已然埋伏多時,一見兩人回來,便即現身。
那逃脫的苗人將頭領胖黑大漢找回,並將樓上那人救了出來。
那胖苗頭領罵道:「大膽漢狗!竟敢壞大爺好事!」
嘰哩咕嚕地對手下喊叫,兩名苗人便分持狼牙棒與流星錘,上前將二人圍住。
胖苗頭領道:「你這小子可真是深藏不露,那個膽大包天、不知死活、想跟我們拜月教做對的…居然就是你?」
李逍遙仰天笑道:「彼此彼此!小的也沒想到客倌您會是個豺子狼心、強擄弱女的江湖敗類。」
胖苗頭領呸道:「你可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們是苗疆拜月教的使者!這趟到中原來,為的是一項攸關我苗疆數萬苗民,興亡存續的重大任務,你若再插手阻擾,將是與我全族人為敵!」
逍遙最愛與人鬥嘴:「別跟我說這些我聽不懂的大話!」
「有哪個幹強盜的不會編理由?我只管我看到的,你們殺人行凶、強擄少女。嘿!被我遇上了就算是你們的報應!」
胖苗頭領也不與他多說,恭敬地向趙靈兒說道:「公主殿下!請妳跟我們回苗疆,我們奉了巫王之命,不惜任何代價也一定要找到妳,把妳帶回去!」
趙靈兒恨恨地道:「不要!你們殺了姥姥,還我姥姥的命來!」
胖苗頭領辯道:「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這叛婦將妳偷抱出宮,逃到中原來。害得妳和妳父王骨肉分離十年,是個大叛徒!居然還讓你拜師水月宮的門下,讓妳學習漢人邪魔外道的法術,妳可知這十年來……」
趙靈兒叫道:「你胡說!我…我沒有爹,姥姥說我爹爹早死了!」
胖苗頭領皺眉說道:「妳親生爹爹是巫王,統領苗疆各族的領袖,妳被帶離開王宮時才六歲,那時候妳還小,所以不明白。」
趙靈兒罵道「騙人~你們騙人!我不要再到你們,你們走開呀!」
李逍遙得理不饒人,揮手趕他們:「公主有旨,叫你們滾聽到了沒?想要抗命嗎?」
胖苗頭領怒道:「臭小子!這裡沒你說話的餘地,你膽敢再阻饒,我連你也殺!」
趙靈兒搖頭道:「不要!我才不要相信你們的話,我要跟逍遙哥一起去找我娘。」
李逍遙罵得興起,口沫橫飛地說:「聽到了沒有!靈兒說不跟你們走,就是不跟你們走。識相的就快滾吧,不然我可要趕人了!」
胖苗頭領費盡口舌,還是無法勸服趙靈兒,暴怒說道:「好!莫怪我們來硬的!」
趙靈兒心恨苗人害死姥姥,雙手緊握仙女劍不再留情。
左手「鏡花水月」虛晃一招,逼開兩個嘍囉,右手劍尖微顫,化作數點寒星,使出「月影扶疏」,刺向胖苗頭領。
趙靈兒劍招出其不意,胖苗忙持闊背鬼牙刀橫掃擋架,趙靈兒收劍不與他硬拼,叫道:「就讓你嚐嚐水月宮的太清仙法!」
掐訣向前一指,一道雷光,順著鬼牙刀蛇竄而上,電得胖苗頭領吱吱亂叫,低頭一看,手掌已一片焦黑。
胖苗氣得嗚哇哇叫道:「將妳打倒拿下,回到苗疆,再向巫王請罪!」當下慢慢逼近過去。
趙靈兒雖然道術高深,畢竟臨敵經驗尚淺,好幾次均被那大漢僥倖逃開。
另一面,李逍遙獨對兩名苗人,見兩人的兵器長滿倒刺,舞得虎虎生風,心中有些害怕。
但在美人面前,又想逞英雄,拿著一把不太有作用的木劍,突然使出新學乍練的劍法,雖然無啥威力,仍將兩個嘍囉拍得滿臉生疼。
兩嘍囉不住用苗語喝罵,忍住疼痛,分從左右攻向李逍遙。
李逍遙畢竟武學根基不穩,顧此失彼應接不暇,剛避過流星錘,木劍卻被狼牙棒砸得稀巴爛,忙撲身穿過飯桌底,連滾帶爬地逃向一旁,剎那間飯桌也被擊得碎裂,稍有遲疑,便不免身首異處。
趙靈兒與胖苗頭領鬥得正酣,發覺李逍遙情況危急,分神拋出一柄仙女劍叫道:「逍遙哥接劍!」
跟著右手反持單劍,欺近兩嘍囉唰唰攻了兩招,胖苗頭領圍攏過來,變成三打一的局面。
趙靈兒射劍勁道十足,李逍遙不敢去接,等它噗嗤沒入牆中,才將它拔起,眼見趙靈兒遭受圍攻,想要上前助陣,卻插不上手。
趙靈兒報仇心切,使出「仙潭映月」,封住苗人攻勢,緩出手來掐訣叫道:「火來!!」一朵熾熱的火焰,便朝胖苗頭領飛去。
胖苗頭領使勁望那火焰劈去,但見火花四射,金星萬點,噴在鬚眉之上,差點燒了起來。
李逍遙看苗人欲以車輪戰,消耗趙靈兒的氣力,隨手抬起板凳,不住向三人擲去。
使流星錘的苗人,見李逍遙不斷在旁擾亂,便揮錘向他打來,李逍遙急忙退開,使錘苗人也不追趕,回頭堵住趙靈兒的退路。
李逍遙抓起筷子,一枝一枝向他投去,但宛如以區區蚊蚋之力去叮牛角一般,對方當然不痛不癢。
苗人雖不堪其擾,卻硬是不去管他,專心對付趙靈兒。
李逍遙又是一把筷子扔出,使錘苗人仍然不以為意,忽覺肩上一陣劇痛。
原來李逍遙在擲出筷子的同時,將瞎狗眼鏢師的甩手鏢跟著射去。
那苗人不疑有詐,被那枚暗器刺入肉內甚深,登時氣得暴跳如雷,掄起流星錘要找他算帳。
這回李逍遙手中拿的是真劍,那苗人也不敢太靠近,可惜劍身太短,招招落空。
那苗人拼著身上被劃幾道血痕,覷準時機,揮錘將劍磕飛,流星錘接著向他擊落。
李逍遙失劍大驚,觸動氣機,回身朝劍一指,危機瞬息千鈞一髮之際,仙女劍居然自動飛回,咻地擦過那苗人的脈門,鏗鏘掉落地上。
那苗人手筋被斷,丟落流星錘掩臂大叫,痛暈過去,李逍遙面臨生死關頭,竟然被他體會御劍竅門。
領悟奧妙心中大喜,李逍遙從地上將劍拾起,依著酒劍仙的傳授使劍,但那劍去勢歪歪斜斜,不能隨心操控,急得他滿身大汗。
李逍遙支開一名敵人,已令趙靈兒輕鬆不少,皓腕輕轉使出一招「玉兔東昇」,仙女劍盤旋劃圈瑩瑩如鏡,好似明月高懸銀魄當空。
趙靈兒手捧玉盤,寶相莊嚴宛若蟾宮仙女,口誦冰咒伸手一推,一股寒意逼得兩苗人透不過氣來。
那嘍囉避之不及,當下被凍成一座冰像,胖苗頭領狂舞鬼牙刀,仍冷得牙關打顫。
眼見手下已無法再戰,正想逃走,突然凌空一柄飛劍,指向他的咽喉,胖苗逃到那裡,飛劍便跟到哪裡,逼的他只得乖乖站定,不敢妄動。
李逍遙得意洋洋地喊道:「就剩你一個了,還不束手就擒?」適才鬧了許久,終能運劍由心。
趙靈兒質問胖苗頭領道:「那元兇首惡在哪裡?!」
李逍遙才想起不見那持扇苗人:「對啊!那囂張小子躲到哪去了?」
胖苗頭領怒道:「哼!若等少教主將那批叛逆除去,你們便插翅難飛!」
李逍遙方要開口自吹自擂,忽然聽到李大娘的聲音說道:「又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一邊從屋外走了進來。
胖苗頭領見機不可失,上前挾住李大娘,喝道:「小狗賊不許動!不然我就要這老太婆的命!」
李逍遙怒道:「啊…你!你卑鄙!!快放開我嬸嬸…」
李大娘原要去衙門報官,走到半路心覺不妥,又折回來,卻被擒做人質。
胖苗頭領道:「只要小姑娘乖乖跟我們走,萬事皆休。」
李逍遙道:「這不成!她可不能有任何損傷。」
胖苗頭領手裡鬼牙刀一緊,怒道:「那我也不會對這老太婆客氣!」
才剛說完,胖苗頭領面門忽遭重擊,啪喇喇朝櫃台跌撞了出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