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十二章 離鄉遊子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8/08/01連載 2003/09/06一修 2011/05/16二修 2011/11/22三修
李大娘起身狠狠地朝李逍遙的屁股踢了一下,叫道:「若辦不到,你就等著家法伺候!」
拎起身旁的包袱說道:「這包袱是我昨晚幫你們準備好的,帶著準備上路吧!」
李逍遙接過包袱,揉著屁股問道:「裡面是什麼東西啊?倒是挺沉的,這麼一大包!」
李大娘將兩人一起推出房門,喊道:「自己不會打開來看看!去吧,路上小心!」
李逍遙道:「那我們走囉!真的走囉!」
李大娘罵道:「滾吧!少囉唆!」
趙靈兒說道:「大娘保重喔!」
李大娘溫言道:「要是逍遙欺負妳,回來儘管告訴大娘,我替妳作主。」
由樓上直送他們出了門口,雖然臉上裝出一副兇相,但辛苦拉拔長大的親侄兒即將離家遠行,心中自然十分不捨。
李逍遙甫出客棧,欣喜若狂地連翻了三個觔斗,高聲叫道:「呀嘿!我自由了!!」又蹦又跳地四處亂跑,趙靈兒默默地跟在他身後,頻頻回頭與嬸嬸揮手做別。
鄰人看他瘋慣了,都不以為意,包打聽旺財嫂好奇地向李大娘詢問發生何事,李大娘不想事情被她渲染誇大,僅僅避重就輕地虛應一番。
走到村外,李逍遙東奔西跑鬧了一陣,忽地蹲了下來,動手打開包袱。
李逍遙笑道:「到苗疆這趟路可遠著呢!不知嬸嬸幫我們打點了什麼東西?」
將包袱內的事物一件一件翻了出來,塞一個饅頭在嘴裡,遞一個給趙靈兒。
趙靈兒搖頭不吃,李逍遙又自顧自地將最底下的一個長木匣子翻出來。
趙靈兒低下身去將李逍遙棄在地上的衣物、乾糧收拾包好。
李逍遙把木匣打開,喜道:「咦?這不是爹的配劍嗎?我還以為不見了,原來是嬸嬸一直收藏著。」
鐵劍上還有一封信以及一份手卷,李逍遙此時不感興趣,隨手塞入懷中。
趙靈兒見那劍形式古奇,僅兩尺不到,比尋常的鐵劍短將近一半,又比仙女劍長了六寸,想來此劍的用途不比一般,使用的法門與場合當有其精妙之處。
逍遙不懂這些,也沒發現有何異處,急不及待的想將那劍拔了出來,哪知卻出不了鞘。
李逍遙鼓紅了臉,使盡吃奶的氣力,終於聽到嘎喇一聲,李逍遙用力過猛,一屁股跌在地上。
李逍遙咋舌道:「哎呀!已經鏽了……
反覆觀看斑駁的劍身,透不出一絲光澤,失望地將劍回鞘,轉又尋思道:「鏽了便鏽了,佩戴起來也頂神氣的,總比木劍強多了!」
定心意,便一腳把木匣踢到一旁,將鐵劍繫在腰間,招手對趙靈兒說道:「走吧!」邁開大步向前便行,自覺瀟灑萬分。
忽然聽到王小虎叫喚道:「逍遙哥等等我啊!」
回頭只見小虎追來,扯著他的衣襬問道:「你跟仙女姐姐帶著包袱要去那裡呀?帶我去好不好?」
李逍遙搖手說道:「不行不行!我們這趟路可不是去玩兒吶!哪能帶你去啊?」
求了好一陣子,李逍遙就是不依。
小虎轉而纏著趙靈兒,搶過她手上的包袱負在身上,說道:「仙女姐姐!這個太重了,讓我幫妳揹吧!」
趙靈兒見他哭喪著臉,不覺搖頭失笑,皺眉道:「小虎子!我們當真不能帶你去啊!」將包袱自他身上解下取回。
小虎聞言不禁嗚哇哭了出來,趙靈兒連忙溫言勸解。
李逍遙見狀罵道:「別哭了!哭得再可憐,我也不會答應的!」
正鬧得不可開交之際,秀蘭拉著香蘭,也喘氣吁吁地自身後趕來。
李逍遙的瘋癲行徑村人習以為常,小虎與香蘭姐妹聞聽他要走,卻是大吃一驚。
嬸嬸見到李逍遙甫出門便瘋癲亂跑,自己老來糊塗忘記說明旅途行止方向,他也未問清前程去路,卻往山坡走去,便叫三人追上告知改道。
秀蘭劈頭便嗔道:「逍遙哥!怎麼你說走就走,也不來跟我們辭行?」說罷將目光轉向趙靈兒,不友善的眼神之中,頗有怪罪之意。
香蘭跑了這一大段路,好容易喘順了氣,低頭接口道:「是啊!你要出遠門,怎麼如此見外?過來說一聲,我也好替你備些出外應用的事物。」說話語調幽怨,眼角微帶淚光。
李逍遙歉道:「香蘭姐!需要的東西,嬸嬸都已經幫我收拾妥當,不勞妳費心了。我們是青梅竹馬,從小玩到大,我怎會見外?就是怕妳們這般依依不捨的,所以索性不辭而別,免得到時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香蘭怨道:「我們當然知道你的性兒,要做什麼事從不與人打聲招呼。只是這次不比以前,今日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
秀蘭斜眼打點著趙靈兒說道:「看這位小姑娘嬌怯柔弱的樣子,只怕一路上都得讓人服侍照顧,可夠你這個大懶人折騰了!」

香蘭搖手道:「秀蘭別這麼說話!」
執著趙靈兒的手說道:「這位妹子!逍遙一向粗枝大葉,不會照料人,此去千里迢迢,可得靠妳細心扶持。」
又不厭其煩地對趙靈兒說了李逍遙的習慣喜好,如何打點他的生活起居,秀蘭知道李逍遙非走不可,也殷切地吩咐了一堆。
面對香蘭、秀蘭的反覆叮嚀,趙靈兒滿心由衷的感謝,香蘭還待再說,李逍遙卻已感到不耐,催促要走。
秀蘭拍手笑道:「呵呵逍遙哥!虧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單憑兩隻腳要走到何時?累也累死了!」
李逍遙掌擊腦袋,恍然大悟地回頭對趙靈兒說道:「說得也是!看來高興得昏了頭了,我們得找艘船坐坐」便打起商運行貨船的主意,嬸嬸對香蘭等人也是這麼交代,就跟隨著到港邊送行。
商運行正缺人手,方老闆見到李逍遙,雖然深知他好吃懶做的習性,但總強過無人幫忙,便開口問道:「小李子!你終於想回來我的船上工作了嗎!?」
李逍遙登時臉紅,嚅諾地說:「哦不方老闆,我們兄妹倆要出遠門,能否搭您的便船?」
方老闆最後希望落空,沒好氣地問道:「你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妹妹?」
李逍遙順口答道:「她是我遠房的表妹,到我家來玩幾天,現在我便是要送她回去。」
秀蘭聞言搭腔附和道:「這位姑娘可是李大娘的姊姊…的小叔…的妻舅…的丈人…的外曾孫女喔!」
李逍遙白了她一眼,繼續說道:「方老闆您就行個方便吧!」
方老闆趕送一批貨,也是極缺人手走這趟船,便點頭說道:「嘖好吧!不過我這趟船只到蘇州,再來你可得自個兒想辦法!」
見他好不容易才答應,李逍遙急忙說道:「也成!不過你老以前不都是在雲貴一帶,與苗人做生意的嗎?怎麼現在?」
李逍遙深怕他又反悔,邊說話邊主動地幫著船工們將貨物搬上船艙,心想到了蘇州大商港,再想辦法也是一樣。
聽到李逍遙的疑問,方老闆無奈答道:「近年來苗疆內亂,常傳出黑苗族殘殺漢家商賈的消息。可巧又鬧旱災,便連白苗族治理的大理國界也不甚平靜。」
趙靈兒憂心問道:「殘殺漢家商賈?難道苗族與漢人有仇嗎?」
方老闆拂著長髯嘆道:「這種事也不盡然全與仇怨有關,總之現在白苗族致力漢、苗和平共處,黑苗族卻主張滅漢稱王,見了漢人就殺…」

「雖然與苗人做買賣,利潤頗豐,但我這把老骨頭,哪敢賺這種玩命錢?」
丁秀蘭聽聞苗族現下的亂狀,焦急說道:「逍遙哥!那你們現在可千萬去不得了,萬一遇上黑苗族,豈不糟糕?還是等時局平定一些,再去不遲。」
轉眼貨已搬完,李逍遙急著啟程,拉著趙靈兒上船,不以為然地說道:「香蘭姐真是杞人憂天,我們才不會那麼倒楣呢!再說到了苗疆,只要換上苗族的裝束,可不就萬無一失了嗎?!」
眾人絮絮勸說,李逍遙總不搭理,等到方老闆打點好商運行諸多事務,便要開船了。
十數年的鄰里鄉親,如今即將分離,不免臨別依依。貨船終於揚帆開航,眾人互道珍重,一陣風起,貨船漸漸駛向江中。
王小虎隔岸高喊:「逍遙哥!仙女姊姊!你們可要早點回來啊!」
李逍遙與趙靈兒站在甲板揮手作別,只見丁氏二姝眼角隱然有淚。
前往蘇州十餘日的逆江船程,李逍遙若非當值船務,便是陪著趙靈兒欣賞沿江風光,每當趙靈兒想起傷心往事,愀然垂淚,李逍遙便古靈精怪的想辦法逗她開心。
趙靈兒自幼深居孤島,每日僅知勤修道法,李逍遙隨口瞎掰胡謅,讓她漸漸消解了喪親之痛。
一日閒談之際,李逍遙問起趙靈兒那日所使的諸多玄門道法。
李逍遙、趙靈兒不知江湖規矩,趙靈兒也未顧忌不可將師門口訣外傳,就算知道,當然也不會對李逍遙隱瞞,便從基本行氣法門細細說起。
李逍遙初探武學堂奧,喜得心癢難搔,舉一反三吸收甚快,對酒劍仙所傳授的心法,也漸能通悟,幾日用功下來,終於築下一點內功基礎,對於將來劍法進境大有助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