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狂徒]嗯~原來我跟老闆打過小報告…

小李:
很慶幸在前年底製作大富翁四遇到極大問題時,有向您報告組內當時的狀況,讓您了解了發生的問題,您也很明快的做了適當的處置。在組長心有旁鶩以及組員的意興闌珊之下,我咬著牙將我該完成的工作做完。之後我告訴自己,我可以做完大富翁四,以後遇到什麼難關,我也都不怕。做【霹靂狂刀】時我用這個念頭激勵自己,一定要在過年前出片,我現在也用這個信念去面對目前的處境,若是以前,恐怕只會消極地一走了之。

3/4星期四蔡明宏告訴我,我們組上必須要選出代組長,我朝他笑了一下,但是我心裡知道那不會是我。

事後張小姐也告訴我,姚壯憲向她說決定組長的事會讓組內大亂,我更加肯定了。張小姐勸我要為自己的權益與機會爭取,建議我跟姚壯憲談一談,畢竟公司內的升遷管道與職位有限,但我並不願意,我不會強求,也不覺得一個組長有什麼好爭的?就如同當初曾經拒絕副組長的職位一樣,後來細思小李說的話,我也該學著負擔一些責任,才漸漸接受擔任副組長。

3/5星期五王柏森跟我說有事跟我談,他說我應該知道是何事,我心裡有個底。他說人家要把我請出去,這是好聽的說法,說明白一點,人家不要你了!在星期四下午姚壯憲直接找他談,要把我踢到他們那一組,我一樣是副組長,我說我不能接受,王柏森也早猜到這個答案。

姚壯憲向王柏森提出幾點理由:(以下是針對王柏森對我的敘述,我聽聞後所作的反駁)

1.本來我所負責的工作,目前網頁由廣君負責,而企劃方面也已安排由顧立汎接手。

他們的接手並非因為我做得不好,小李也說過在講究分工的團隊工作,要試著將工作適度的分擔給別人,所以這一點並不構成我必須離開小組的原因。

2.組內狀況不好,他才會扶威霄當副組長。

威霄與我都是同時被指派副組長的工作,姚壯憲說我是第一號副組長,威霄是第二號副組長,組內應該很多人都印象深刻。組內有問題,第一個須負責任的應是組長,威霄並非是我表現不好,才當第二號副組長的。若要說因為是我對出缺勤的要求,而讓組內變得混亂(應該是沒這種事才對),也不應該是執行將近一年才發現問題。組規是所有組員開會時同意的,且比目前公司所規定的寬鬆許多,若執行有錯,有很多機會可以提出來討論修改。若因我個人行為操守、工作能力有問題,組長也應儘速提出,不是任其發生。

3.我沒有做組內的工作。

由姚壯憲負責【仙劍2】,我來負責【霹靂奇俠傳】,是一直以來的共識,期間大富翁四的測試、包裝、宣傳、改版等工作,我也積極參與,並沒有推卸怠惰。【霹靂奇俠傳】與【大富翁四】的合作模式類似,只是企劃由我主導,程式套用【仙劍2】的,美術由王柏森他們負責,這百分之百是組內的工作,現因程式確定無法套用,姚壯憲就不把它視為組內的工作說不過去。

若因為先前威霄對隔壁組的新進組員的評論(王柏森已向小李報告過了),使得我為了CASE的順利進行,必須表明狂徒完全不掛名【霹靂】的產品,也不必急著撇清關係,將我連CASE帶人一股腦兒推過去。不過也要感謝威霄說的一番話,激發隔壁組人員的鬥志,對【霹靂狂刀】的完成也有不小的幫助。若是說趕【霹靂狂刀】的時候,無暇也無力顧及其他有罪的話,請怪我工作太努力。

4.為了方便財務部對小組研發成本的計算。

如同阿洲支援其他兩組期間的研發成本,以各組分攤的方式計算,所以這一點也沒有問題。

5.為了公司的發展,忍痛將我讓出去。

(這是很早以前的說法,不是這次的)由此可見並非我的能力不足,或是有何失職的地方,至少在去年他對王柏森說這句話之前是如此的。

或許上面說的因是聽人轉述而有出入或會錯意,姚壯憲也可能會提出其他的理由,但我相信這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因為他對王柏森表示並不想跟我談,希望能無聲無息的讓我換到隔壁組。我實在無法想像我的存在對小組有何阻礙,我沒有必要因為別人對我的好惡而換組,也抹煞我之前的貢獻,因為我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也沒有對不起公司,還是我接【霹靂】這個CASE是錯的呢?

出於個人意願,我並不會想去隔壁小組,雖然王柏森表達了極度的歡迎,但我了解我們合作的方式,最好保持適度的距離,因為合作愉快,並不代表同組工作也會愉快。很高興他並沒有私下先跟姚壯憲達成協議,並且非常尊重我自己的意思,因為很早以前我就決定,若姚壯憲拿我與他談條件,他任意替我做了決定,我絕對與他翻臉,我這時才告訴他這個決定,很高興他沒有。

遇到這樣的狀況,老實說我並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但看到小李發的薪資單,我宛如吃了一顆定心丸,因為從每次調整的薪資幅度看來,都可以看出小李肯定我的付出,錯不在我,不必逃避。順帶一提年前與您提及的事,領了大富翁四的獎金之後,我湊齊八十萬給我媽媽,果然如您所說的,我媽終於同意辭掉工作,這次的調薪也可以讓我比較寬裕的多給我媽一些錢(這是我自願的,我媽並不會要求我必須給她多少錢),在這裡先謝謝您,我媽辭職的這件事對我意義重大。

若是我能力不足表現不佳,不用人家講我也該離開。若不是,這就是姚壯憲當上副理後,考驗其管理EQ的第一道試題。當然這裡說的都只是我的片面之詞,但相信小李自會判斷,一切都靜待您的裁示。

望您解開迷津的謝崇輝敬上

[狂徒]嗯~原來我跟老闆打過小報告…” 有 6 則迴響

  1. 姚壯憲就是個妒婦,工長君同樣依舊是如此命運
    坐等仙5杯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