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轉帖]【文·试阅】 乾坤镜 (by 路人甲乙丙)

[原址]试阅 2010-08-08 15:45:48 阅读254 评论15

 一
镜中观得遥灵二人已至苏州城郊,“须阻遥月相见!”路人甲即刻动身潜入。
不想出镜仍迟一步,是时逍遥且走且回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这回我真的不管你。”
月如被缚于柳树下,咬牙顿足道:“你走啊,下次再让我遇到你,我一定要你好看!”
“奉陪!谁怕谁!”其声已远。
附近两个浮浪的身影却在暗处,步步近逼。待月如心惊瞥见,人影已至前。
“住手!”眼见事急,只听路人甲怒喝一声,奋不顾身从树丛后闪将出来。林月如亦是一惊,定睛看,原是一青年侠客。正待求救,侠客已自报姓名:“原来是林姑娘,在下路人甲,久仰大名。此次相见,不虚此行,果真三生有幸,九世有……”
“咄!何狗挡道?滚开!”两个歹徒已是不耐,挥刀砍下。谁想正劈至背后乾坤镜上,阴阳倒转,利刃反回,二歹徒竟如自戕,扑地断气。路人甲窃喜:“幸有此镜,不然吾命休矣。”
“多谢少侠。”月如轻揉被勒疼的手腕。
路人甲苦于逍遥已走。忽生一计,欲将遥灵二人赚来,劝喻离此,遂拱拱手:“不必多礼。然在下尚有一不情之请,乞林姑娘现刺我一剑。”
“什么?”月如料己听错,“少侠救我,小女子岂敢造次?”
“姑娘不必担心,自会有仙女来救在下。”路人甲成竹在胸。
“不行,终是不忍。”
“姑娘只当报答在下。”路人甲再三催促。
“如此……如此……也罢。”月如满腹狐疑,缓缓举起剑,但究竟难下手,于是凝神不动。
路人甲心悸闭目,却迟迟不觉身上疼痛,睁眼一瞧,见月如还兀自凝立。登时急催:“大小姐,烦请速速刺来!”
月如听此,沉吟半晌,末了鼓起勇气,于路人甲左臂上轻划一道小口。
路人甲眼见时辰无多,急道:“妇人之仁!勿坏我大事……”
话没说完,就听一声娇喝,寒光闪动,路人甲胸前血流如注。
原来月如自幼习武,从来便可与男子一较高下,不喜旁人称其女流。方才路人甲口无遮栏,言之妇人,月如怒从心起。既动真怒,便忘眼前何人,于是劈头一剑。
然月如一出手已悔,收持不及。现又见路人甲胸前衣服鲜血淋漓,心头一酸,颤声道:“你……你怎么不闪呀……”
“开什么玩笑,”路人甲疼得眦牙咧嘴,“这一剑……又快又突然。躲得掉才怪……”
“我……我不是故意的……都怪你……是你太过份!我才……我……”月如抛下剑,捂脸奔开。
“只须静待灵儿便可。”路人甲忍疼,耐性等候,但金疮既剧,则好似度时如年。左盼右等,只是不见灵儿踪影,加上血流愈多,路人甲亦乱了神。
“莫非机缘更改?”路人甲慌忙大喊:“灵儿救我!月如,方才多有得罪,救我……”
远处城门外,遥灵二人只听得一女子呼喝。
“逍遥哥!她好像真的出事了!我好像又听到一声尖叫……”灵儿耳尖,闻声便急道。
“啧!又来了……真是受不了那野丫头!”逍遥口衔草茎,撇撇嘴道。
灵儿却心怀忧虑:“可是……我觉得我们做得太过份了,还是回去把她放了吧。”
“好啦!好啦!灵儿妹子听你的就是了。”两人转身正要走,忽一道紫影冲来,李逍遥躲闪不及,被仰面撞翻。
灵儿眼望那抹绝尘紫影,迟疑道:“好似方才那姑娘,她如何……”
“罢了,灵儿。看来她已自脱困,生猛得紧,料也无事。”逍遥挥手举袖,拍去胸口足印。
“逍遥哥,我忽有感念,似要在此施一何咒,方得走。”
“灵儿,你今日行船劳累,快入城寻间客栈歇息,勿再胡思乱想。”
“逍遥哥,这非虚言。”灵儿咬唇停步,意志坚决。
“那也无妨,你随便施一咒,勿伤及小动物即可。”逍遥心不在焉。
灵儿点头,侧头半晌,便朝远处茂林喝道:“雷!”
只见晴空一道霹雳,绚烂非常,煞是好看。
灵儿长舒口气,嫣然一笑:“事已了,入城罢!”
茂林深处。
一个声音断续呻吟:“灵儿……你未用还魂咒给我止血,为何还用雷劈我……糟糕,血流愈快了……救我……”
—————————————
首先对于一直关注公式站的各位月亲表示十分的歉意(顶锅盖><)……咱有段时间没更新了呢(继续顶钢盔><)……
本子的进度仍是不紧不慢的XD,图文修改及校对已接近收尾~这段时间忙忙碌碌的写手画手们,你们辛苦了~
于是今日放出一段有爱的试阅文,希望大家喜欢本子丰富多样的文风~=w=
我们才没有忘记公式站呢(对手指),你们也没有吧?XD所以请大家继续支持月如和坚信慢工出细活的我们哦~0w0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