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逍遙劇場】第十七章 比武招親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8/09/01 連載  2003/9/6修訂  2010/2/15二修 2011/5/17三修 2011/11/22四修
那術士說道:「這位姑娘要不要也算一算?」
趙靈兒道:「好呀!有勞您了!」
那術士道:「嗯,我來看看。哦!姑娘瑤光聚頂靈氣逼人,人世少見,在朝必為帝后,在野亦為人傑。但眉宇間隱含煞氣,恐怕…近日必有劫難!」
江湖術士危言聳聽,李逍遙心中不忿:「呸呸呸!鬼話連篇!靈兒我們走人了!」
術士急忙拉住李逍遙:「公子您還沒給錢呢?!」
李逍遙甩開他手:「你不是說不靈免錢嗎?」
術士歎道:「唉!我說的都是真話…」李逍遙可不管他,掉頭就走。
亂逛了半天,兩人來到一廣場,鬧哄哄的滿是人潮,李逍遙好奇問旁人道:「這裏怎麼那麼熱鬧啊?」
旁人答道:「這是林家堡擺擂臺,在比武招親。」
又見兩人互相攙扶,鼻青臉腫的從人群中走出來,一人呻吟叫道:「哎呀!疼…疼!」
「這位兄台您怎麼掛彩了?」那人紅著臉答道:「我一時技癢上了 擂臺,結果就……」
另一人也叫道:「嗚…好痛啊!」
李逍遙問道:「你也是來擂臺比武的嗎?」
那人哭喪著臉說道:「是啊…林家大小姐的拳腳可不輕呢!今天不知怎麼的?出手更加狠了!」
無論走到哪裡,所有話題莫不圍繞著蘇州最大的盛事打轉,各街坊都在談論林家辦比武招親的事,李逍遙好奇之心大起,豎起耳朵聽著一個村姑講著:「蘇州城一到了這個時候,還真夠熱鬧的!」
一個壯漢接口答道:「可不是嗎!大江南北的武林高手齊聚一堂,不就是為了要得到林家小姐嘛!」
那村姑道:「我看不見得吧~來參加的人,有一半以上可能是為了想要藉著林家堡堡主林天南在武林中的勢力一步登天,或者是要得到林家的財產才是真的。」
那壯漢道:「林家的千金小姐可風光了!每次舉辦招親的活動,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參加。」
村姑答道:「就是說嘛!已經第五次了,她的眼光未免也太高了吧?」
李逍遙插嘴說道:「已經舉辦過那麼多次了呀?」
那壯漢說道:「嘿~是呀,聽說啊…這回林家辦這場比武招親哪,肯定又是比不出個結果來…」
李逍遙疑問道:「怎麼說??」
那壯漢道:「怎麼說!?那林家大小姐自幼便承襲家傳劍指雙絕,十三歲起全蘇州城就沒一個男孩子打得過她…更何況那林家千金眼高於頂,咱們這城裡公子哥們登門求親的,也不下十幾位啦!哪一個不是連滾帶爬的被她給轟了出來!」
那村姑接口道:「姑娘家呀~還是溫柔點比較好,起碼容易找到丈夫!」
此時又來了一個少婦說道:「以前有個看相的居然說~林家小姐將來會出家當道姑呢!林堡主一聽,可緊張的不得了,想盡辦法要把女兒嫁出去…」
那村姑道:「其實說哪~林堡主這麼急著找女婿也不是辦法,林大小姐看不上眼,任誰也沒輒!」
那少婦道:「林堡主的女兒卻是強悍出了名的,小小年紀武功就很了得,一點也不像女孩子。」
那壯漢又說:「
你知道林家老頭為什麼突然急著找女婿嗎?」
李逍遙問道:「為什麼?難道她又兇又醜?」
那壯漢搖頭笑道:「小夥子!不要身邊跟個一個漂亮姑娘,就以為天下沒有美女了!」
趙靈兒登時羞紅了臉,李逍遙不住搔頭傻笑,問道:「那林堡主到底是為了什麼要急著嫁女兒呢?」
那壯漢說道:「還不是覺得自己已經老了、不行了…可是偏偏他老婆只給林家留下一個女兒,所以他想趕快找一個武功高強的年輕人來繼承林家堡,免得林家在武林上的聲望沒落了。」
李逍遙說道:「就算只有一個女兒,林堡主總該有徒子徒孫、幫徒派眾吧!怎麼會說沒落就沒落?」
那村姑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聽說上個月啊…西邊的村子鬧蛇妖,不但搶走許多財物,還把張老頭的孫女兒給擄走了。」
趙靈兒聞言驚道:「蛇妖!?」
那村姑說道:「是呀!他那孫女才十六歲,可憐那張老頭年高七十了,爺孫倆一直相依為命。這下子張老頭可難過了…」
壯漢說:「街坊鄰居一齊跑到林家哀求林堡主出面,林堡主便義不容辭,率十幾位壯丁前去除妖救人,結果妖怪沒見著,卻折損七、八條人命。我看吶…林家堡在武林上,亦不過是徒具虛名罷了。」
李逍遙道:「這世上哪有妖怪?真是無稽之談!」
旁邊一個員外突然哭了起來,趙靈兒溫言問道:「老伯~您為何唉聲嘆氣呢?」
那員外哭道:「我的寶貝女兒顏小玉,前些日子到城外河邊遊玩時,人就不見了…我派許多人去找,一直找不到。有人看到她是被妖怪給抓走的…嗚…如果真是這樣,我可能永遠再也見不到小玉了…」
趙靈兒道:「老伯,這也很難說呀!並非妖怪都是會害人的。」
顏員外道:「如果我女兒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只能怪她命不好…我擔心的是,聽說那妖怪是隻生性淫惡的半人蛇妖,要是…要是…叫她以後如何做人吶!」
顏員外拭去眼淚說道:「對了…這位姑娘妳最好也要小心,那蛇妖所抓走的,都是像妳這般年紀的女孩子。」
趙靈兒聞言愀然不樂,李逍遙以為她擔心被蛇妖所擒,趕緊將她帶開。
李逍遙一邊勸慰要她寬心,走著走著來到一廣場,鬧哄哄的滿是人潮。
李逍遙好奇問旁人道:「這裡怎麼那麼熱鬧啊?」
旁人答道:「你不知道嗎?比武招親報名啊!林堡主替他唯一的千金辦比武招親,聞風而來的年青小伙子,把林家大院給擠滿了。」
李逍遙道:「這麼轟動!莫非~那林家小姐當真是位絕世美女?」
那一個閒人說道:「呵…還好啦…若是林家大小姐脾氣稍為好一點,也可以算是位大美人啦,只不過林家的財富更吸引人呢!」
早先那人道:「林堡主膝下就這麼一位獨生女~娶了她,將來就是林家堡的主人了。」
只見兩人互相攙扶,鼻青臉腫的從人群中走出來,一人呻吟叫道:「哎呀!疼…疼!」
李逍遙問道:「這位兄台您怎麼掛彩了?」
那人紅著臉答道:「我一時技癢上了擂台,結果就……」
另一人也叫道:「嗚…好痛啊!」
李逍遙問道:「你也是來擂台比武的嗎?」
那人道:「是啊…林家大小姐的拳腳可不輕呢!今天不知怎麼的?出手更加狠了!」
此乃蘇州盛事,李逍遙愛瞧熱鬧,又想要一睹林家大小姐的芳容,急忙擠進人群裡,望台前鑽去。
林家的管家林忠向前問道:「若要參加比武,就必須先到小人這裡,登記個身家背景、師傳淵源。須得是名門正派、高人耆宿弟子,才可參加。這位公子想要報名嗎?」
李逍遙搖手說道:「不…我只是湊湊熱鬧罷了!」生怕被他強拉上台,連忙走開。
「咦,這不是劉兄嗎?」早上方才作別,沒想到這個快又能遇上,李逍遙欣喜萬分。
劉晉元卻是又驚又喜、愁急交加,訝然道:「李兄!你怎麼也在這裡?難不成你是來參加招親!」
李逍遙笑道:「我只是看到這裡熱鬧,非常湊過來瞧瞧罷了。劉兄,你怎麼不上台試試?」
劉晉元聞言才放下心來,唉唉歎道:「李兄~您別挖苦我了…我若有學過那麼一點點武功,早就向月如表妹求親了…」
李逍遙:「此話怎講?劉兄溫文有禮,又長得一表人才,你那什麼月如表妹若看不上你,那真是沒啥眼光!」
劉晉元連忙搖手:「噓…別讓台上聽到了!」
李逍遙恍然大悟:「哦~?莫非台上的…就是劉兄的月如表妹?」
「嘿…能令劉兄如此掛意,應該是位美人囉?」李逍遙抬頭眺望:「我看看…嘩~打得不錯嘛!」
擠到擂台前,一男一女在擂台上打鬥,林家大小姐運劍如風,挑戰者使一雙金瓜錘,卻是汗流浹背,毫無招架之力。
林家大小姐寶劍回鞘,左手一記鐵掌,打折了挑戰者的右臂,那人忍痛不住,拋了金瓜雙錘:「哇!大小姐饒命,我認輸我認輸!」
大小姐喝道:「真沒用!喂!還有哪個欠揍的上來呀?!」起腿將挑戰者踢落台下,正巧撞在埋頭向前猛鑽的李逍遙身上,連同身旁數人皆被壓倒,疼得李逍遙唏哇亂叫,半天起不了身。
擂台旁錦衣中年男子,見挑戰者落敗,走到擂台中央,說道:「各位父老,我林家代代以武傳家,為了替小女月如選得佳婿,在此設立擂台…」此人正是林家堡主林天南。
話未說完,林月如過來挽著林天南的手,插嘴說道:「爹!這些傢伙沒有一個像樣的,一點也不好玩,我們回去算了。」
林天南搖頭歎道:「挑擂台的不是被你折斷手,就是打瞎眼,誰還敢上來?」
林月如嗔道:「又怪我?我是女孩子耶!是他們太沒用!」
林天南道:「那上次拋繡球呢?是誰把火藥藏在繡球裏?」
林月如嘻道:「好玩嘛 ……」
林天南斥道:「胡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