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黑嶽魔尊

  武執教天魁為人沉穩少言,終日浸淫於武學之中,極少與人相處,才教了姜清兩堂課便被他問得煩了,覺得還是掌門師弟的大弟子黃濁性格敦厚,較為相合。

  黃濁個性恬淡、清淨無為,入門多年以來只專注於心性的涵養,為修心而靜坐,為養神而鍊氣,對武道並不甚感興趣,但他處處為他人著想,更為了師門傳承深慮,為了師門、為了姜清,自此日夜跟在大師伯天魁身邊細心服侍、認真學習、奮發精進,再將自身心得領悟轉傳給姜清及其他師弟們。

  此時蜀山仙劍派三代人才濟濟,雖然絕巔峻嶺修行清苦,卻是齊心協力、相互扶持,不相嫉、不藏私,上下一心、和樂融融,各為將來苦研奮發,以期能夠自利利人、濟弱扶危。

  時光荏苒,轉眼二秋,姜清恭敬地跪地叩首,虔心請安:「徒孫叩見天劍仙祖!」

  「清兒!起來吧!」仙祖揚手示意,姜清不敢不從,又磕了一個頭才起來:「多謝仙祖!」

  「你可知為何要你前來呢?」

  「回仙祖的話!魔軍即將兵臨蜀山,仙祖與眾位師長皆在摘星台嚴陣以待,其餘人等一律避居峨嵋金頂不得擅入,如今掌門師尊命徒孫破例前來,必是有愛我、益我言語教導,又恐我年幼不知珍惜,故而在此戰事之前,由仙祖親口諄諄教誨,加深我之印象,讓我時時謹記在心,不可一刻或忘!」

  「哈哈!孺子可教矣!聽你此言,我如今再無懸念。切記!〝魔非魔、道非道,善惡在人心。欲非欲、情非情,姻緣由天定。〞」

  這句教導太難,姜清雖已入門兩年,但此時年紀仍是太小,當然不明其義,只是將之牢牢記在心裡,卻不拿來煩心,感恩地磕頭答道:「徒孫謹遵教誨!」

  「戰事將啟,你不必退下,且立到一旁去吧!」

  姜清自知輩份低微,不敢站在師祖身側,拱手退出望仙亭外靜觀,卻是明顯感受到身旁幾位師叔焦躁不安的心律波動交織,當下心中默念入門口訣,強自收束受干擾影響的心。

  大敵當前,天劍仙卻已放下心中唯一罣礙,煩惱去盡慧光自生,在場所有人都被他由內而外散發的自性光明感染,雜亂浮動的心也跟著安定起來。

  相較於蜀山登仙巖一片祥和肅靜,仙劍派小輩們隔峰相望,卻是焦躁不堪。

  掌門天罡的首徒黃濁與文執教天機的弟子董光、曹明負責照顧管束眾人,雖然擔心卻完全幫不了忙,讓峨嵋金頂充滿著緊張的氣氛,幾個年幼的惶然不知所措,只不知是擔心師門的勝敗多些呢?還是擔心自己的安危多些?或許他們的年紀對於這兩者都還不算懂得吧!

  一身粗布灰衣,端坐望仙亭中,御劍昇仙術早已臻化境,天劍仙如今心中了無牽掛,即將飛昇仙逝,黑嶽魔尊攜魔族五族族長一路向蜀山而來,來意不明,從所未見的魔軍大會師,蜀山如臨大敵。

  雲淡風輕。

  暴風雨前的寧靜,代表戰事已迫在眉睫…不!戰事早已開始!戰事早在傳令命姜清前來之前,就已開始多時了!

  天劍仙運沛然真元聚無形劍氣,遠遠以三十六路天罡劍法迎接魔軍,雖然戰況暗潮洶湧,但天劍仙神情平靜如水,舉手投足從容淡定,在談笑間暗中施為,眾弟子卻無一人得知,甫一交鋒,無形劍氣頓顯鋒銳劍芒,阻群邪於百里之外。

  天劍仙自知即將大去,黑嶽魔尊無人能敵,但天意難違,人力豈能回天?兒孫自有兒孫福,只有隨順因緣,既然自己已然安排底定,盡力於當下就好。

  妖雲密佈。

  百里外的殃雲裡電光霹靂閃爍不已,原本有如重重黑嶽的霾霧邪雲,被三十六道穿梭來去的劍光照得亮如明燈,霎時光華四溢、雲破天開。

  此時摘星台上三十五名弟子盡皆讚嘆師尊修為,各自認定與自己天罡相應的一路劍法,靜觀眼前實戰呼應師尊過往所傳,依照個人用心各有領悟,姜清卻是隨心所至,將三十六路天罡劍法的輪廓記住了大概,無心之中立下了自己未來練劍的中心基礎。

  峨嵋金頂上,仙劍派小輩眾徒目力所不能及,遠處看似雲淡風輕,卻不知戰事其實是萬分慘烈,慘的雖然是魔軍,但天劍仙以真元劍氣百里斬殺魔軍,生命也隨著一點一滴流逝。

  只見摘星台上望仙亭中,仙祖朝著徒子徒孫們微微一笑,周身一股清光燦若雲霞,化做一柄衛天神劍破開雲層凌空而去,轉瞬隱沒天際,所有弟子紛紛跪地,聲嘶力竭地哭成一團。

  殃雲裡光華不再,明燈般的外層首先轉為血也似的雲霞,像是被火燒紅了一樣,分化出一股血雲暴衝而來,隨後紫、白、黃、青陸續四股邪雲,也尾隨而至,爭先恐後毫不相讓,轉眼來到七十里外。

  後方墨濃濃、焦稠稠的黑嶽霧霾緩慢蠕動,如同地獄來的巨輪越轉越快,帶著萬鬼嚎哭般的尖銳嘶鳴,轟隆隆地加速壓碾過來,同時直追著五色邪雲,欲將前奔邪雲一股股地吸收吞噬。

  五色邪雲不甘示弱,行進間與霧霾纏鬥了起來。

  只見殃雲吞吐生煙,時而暴漲、時而緊縮,在狂暴的元氣波動下,震盪出絲絲波紋,紅、紫、白、黃、青五股邪雲漸漸被濃黑墨雲捲裹吞沒,終於在五十里外停了下來。

  蜀山眾徒痛哭天劍仙仙逝,卻沒注意到從半空停步的霧霾中,激射出一道黑油油的烏金墨光,轉瞬神速過了五十里,衝突直進登仙巖。

  指著望仙亭裡空空如也的座椅:「嘿嘿嘿嘿~天劍仙死得好!你死得好啊!!!」來人開口字字鏗鏘、震耳欲聾,烏光散去,只見牠滿臉絡腮、通體烏毛,孽角獠牙、火眼凶睛,身穿墨鱗戰甲,背掛烏羽披風,較常人高半個身子,怒喊中竟似帶有哭音。

  原本滿地跪著的蜀山弟子聞聲大驚,紛紛收淚站起,但多數仍沉於痛失恩師的哀戚,面對侵門踏戶的大魔頭,悲憤交集之下,一時卻無人應敵。

  緊握雙拳,十指狠掐,雙臂肌肉賁起、筋絡盤結,黑嶽魔尊凶睛熾燄高漲,黝黑的臉龐也掩不住暴怒的血色:「等不及我來向你索命,你逕自去了!」

  魔界五族彼此爭奪勢力,纏鬥了數十餘年,黑嶽魔尊終於一統魔界,卻聞得半生宿敵天劍仙行將飛昇,故而率領甫編制完畢的五路魔軍前來蜀山,阻其飛昇,並欲一舉拔除仙劍派,卻被天劍仙半途阻擊。

  若如過往單打獨鬥,兩人實力五分平手,如今兵多將廣,反倒被三十六天罡劍法衝亂了陣容,死傷不少人馬,待得黑嶽魔尊來往馳援,徒手利爪將三十六道劍芒一一捏碎,五族族主早已暴跳如雷,各率殘兵,要殺進蜀山為死傷的族人報仇。

  羽族族主朱雀尊首先發難,五路魔軍頓時失序,黑嶽魔尊率親兵從後追趕,好不容易制住各路殘軍,喝令原地休養重整隊伍,決意單槍匹馬趕來,誰知還是慢了一步。

  「哈哈哈哈!可喜可賀!可喜可賀!今天我就血洗蜀山,用你徒子徒孫的屍骸堆起七級浮屠,祝賀劍仙你今朝得以脫生了死!」走進望仙亭,黑嶽魔尊仰天大笑,越笑越是憤怒。

  普天之下唯有天劍仙堪為敵手,如今勁敵仙去,黑嶽魔尊患得患失,數十年的恩怨情仇交纏,晃如昨日。

  鏘鏘鏘,三十五名弟子寶劍已然出鞘,天罡掌門強忍悲痛,指揮同門將黑嶽魔尊團團圍住,打算豁盡滿門性命與這魔頭同歸於盡,絕不能讓牠生離蜀山。

  抱著必死決心,蜀山眾門徒畢生真元盡數灌注在手中的寶劍,遙遙指向黑嶽魔尊,鋒銳的劍芒吐而不發,各自鎖定一處關竅大穴。

  搏命一擊的劍芒若是發出,大家都明白,只有功力最深的大師兄能夠僥倖殘存,但也恐將功力盡喪,而這樣的犧牲對黑嶽魔尊能否帶來些毫損傷,誰也不敢奢望。

  「除魔衛道,百死無悔!」天罡掌門發出的語音雖輕,一字一字落在眾人心中卻鏗鏘有力,各人內心的紛擾雜沓,不論是悲傷、憤怒、愁慮、憂思還是仇恨…等心念,終也被視死如歸的堅定壓抑了下來,寶劍蓄勢待發!

  尚未動手,魔尊的睥睨狂態,已然讓功力較低的人劍尖不由自主地抖動,除了天劍仙,黑嶽魔尊視蜀山仙劍派餘人宛如無物,任它三十六柄利劍森然,卻絲毫不放在眼裡。

  三十六柄?

  黑嶽魔尊與天劍仙屢次交鋒,互有勝負,敗者記取教訓,勝者戰戰兢兢,勝敗常在一線之間,稍有鬆懈便是將自己的性命交到對方手上,讓人任意宰割。

  兩人皆為求生,各自精進不懈,時而黑嶽魔尊提昇境界,時而天劍仙突破極限,雖互相視對方如仇寇死敵,卻是促使自己進步最大的動力,雙方纏鬥數十年,竟成亦敵亦友的微妙關係。

  但魔族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勝者更將敗者的精元吸收,黑嶽魔尊的對手一一被吞噬,畢生功力盡為其所用,境界提昇自然比天劍仙只靠自己修煉為速,兩人差距越拉越大。

  天劍仙自落下風之後,幾次與其交戰險死還生,最後聯合三十六弟子之力,終於將黑嶽魔尊殺敗,第二十九徒天罪也在此役之中,為師殉亡,三十六天罡弟子僅剩三十五缺憾之數。

  蜀山弟子當中,自來是天罪星給牠的印象最深,頗有乃師三分風采,若非前陣亡故,天劍仙的道統多半要由他來繼承。

  一爪插入天罪胸膛,指尖那溫熱的感覺,黑嶽魔尊仍依稀記得,而原該空缺的方位,如今卻是站了有人。

  姜清雖才八歲,竟是不慌不亂,自動自發補上天罪之位,看似隨意一站,持劍之姿卻如淵停嶽峙,氣度恢宏。

  黑嶽魔尊望著這不畏虎的初生之犢,不禁啞然失笑:「你才幾歲?真能及得上仙劍派天罡弟子?你以為你夠格嗎?」

  姜清不急不徐,緩緩答道:「我現在不夠格,但我以後一定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