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逍遙劇場】第十八章 林家堡主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8/10/01連載 2003/02/22修訂 2003/09/07二修 2011/11/18三修

李逍遙這時才掙扎起來,林月如環視台下眾人,不屑地說道:「台下那些人畏畏縮縮的,怎配做您的女婿?」
忽然眼睛一亮,急對林天南道:「爹!就是他,昨天欺負我的人就是他!你叫他上來,我要打他一頓。」
李逍遙見她手指指向自己,這才發現,林月如就是昨日那個刁蠻女子。
林天南道:「如兒,別耍性子。」轉頭叫那管家林忠過來問話,林忠對林天南說道:「老爺!這位公子並未報名參賽。」
林月如道:「我不管!爹!你叫他上來,讓我出這口氣。」
李逍遙見她此時勁裝打扮,將一蓬及腰秀髮,攏繫成一束馬尾,方便打鬥,較之昨日,更添幾分颯爽英姿。
李逍遙心中不知在想什麼,嘻嘻笑道:「手下敗將,還想自討苦吃嗎?」
林月如哼道:「昨天你們倚多為勝,兩個打我一個,今天有種就上來單打獨鬥!你怕了嗎?」
看到林月如充滿鄙夷的眼神,李逍遙脫口叫道:「上去就上去,誰怕誰!」一時忍氣不住,便要走上擂台。
雙足一蹬,卻沒能一舉跳上擂台,李逍遙臉面通紅,雙手及時攀住台緣,一個使勁,翻身上台,幸好掩飾得當,不算出糗。
趙靈兒好不容易才擠到前面,向李逍遙勸道:「逍遙哥!算了吧,別多惹事端。」
李逍遙笑道:「妳放心,我跟這蠻丫頭解釋清楚!」雖然嘴裡這麼說,但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才隔一夜,李逍遙已將其苦心叮嚀拋諸腦後,又要賭氣與人爭強鬥勝,趙靈兒知道林月如武功十分高強,李逍遙絕非敵手,不禁憂心忡忡。
林天南知道女兒素來任性,急忙勸道:「此事由我來解決,妳先下去!」
林月如頭也不回地說道:「爹~你別管嘛!今天我要是不在眾人面前討回面子,豈不讓人家看輕咱們蘇州林家堡!」
林天南拗不過愛女,只得答道:「好好好妳愛怎麼樣都隨妳。不過~只許點到為止,知道嗎!」
林月如見李逍遙已然上台,向他喊道:「喂!呆瓜小賊!你若贏我,之前的事一筆勾消;如若輸了,就替兩個下人當三年長工吧!」
李逍遙眼見林月如咄咄逼人,搖頭說道:「昨天的事是妳不對在先,我救人心切,這才冒犯
林月如不待他說完,已拔劍在手:「廢話少說,不想死就接招吧!」語音未畢,劍尖倏地指向李逍遙的鼻端。
李逍遙想不到她出劍這樣快,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幸好林月如凝住劍身,並未前刺,但李逍遙已呆立當場,一動也不敢動。
林月如持劍在李逍遙面前不住轉圈,挑釁地說道:「喂小賊!本姑娘不想欺負受傷的人,只要你向本姑娘磕三個響頭,本姑娘可以饒了你!」
李逍遙一聽大怒,鐵劍出鞘,將林月如的劍擋開,說道:「這妳不用擔心~一點小傷,本公子才不放在眼裡!妳儘管放馬過來。」
林月如擺開架式,昂首道:「好~是你自找的!輸了~可別怪我欺你有傷在身!」
李逍遙反唇說道:「彼此~彼此~妳輸了也別說本公子欺負女孩子!」
憑你這三腳貓的功夫,也想與我為敵?眼前這人也太不自量力了!對方不知進退,林月如不再留餘地,說道:「哼~倒要看你有何能耐!?」
林月如展開凌厲攻勢,咄咄逼人,出招有進無退,逍遙所學有限,拔出鐵劍,使出渾身解數,才能抵擋。
而鐵劍請人重新鍛打之後,居然儘可與那越女寶劍抗衡,只留下淺淺的細微劍痕。
林月如看寶劍削不斷他的廢鐵,隨即變招,唰唰兩劍,只運用尋常招數,便將李逍遙鐵劍蕩開,左掌翻飛,劈哩啪啦賞了他好幾個嘴巴子。
李逍遙被打耳光又急又氣,持劍衝了過來。林月如見他拳腳工夫稀鬆平常,閃身讓過,在他肩頭拍了一掌。
這掌用了九成功力,但比起李大娘的鍋鏟擊頂,宛如小巫見大巫,李逍遙完全不當一回事。
林月如只道會將他打得臉腫牙脫,哪知他皮堅肉厚,一副不痛不癢的模樣,怒氣不減反增,「烏龍戲水」掃腿向他踢去。
李逍遙登時連連後退,中門洞開,全無防備,林月如罵道:「小賊納命來!」當胸一劍劈落…
趙靈兒在台下驚叫:「小心!」
林月如聞聲眉頭一皺,忽然收招,迴劍向李逍遙的鐵劍纏去,叫道:「你當定長工了!」
皓腕急轉,李逍遙的鐵劍當下被絞得脫手,翻飛上天。
那知李逍遙失卻兵器,絲毫不驚,翻身一個觔斗跳到擂台邊角,駢指喝聲:「疾!」鐵劍在半空轉個大彎,如天外流星般射向林月如。
圍觀人群見他可隔空控劍,不禁轟然叫好!
林天南撫髯頷首道:「哦?是蜀山御劍術!」眼神頗有嘉許之意。
林月如不料呆瓜小賊有這一手,幸而身經百戰臨危不亂,嬌軀微側,一招「臨風傲立」,越女劍望空疾刺,恰與鐵劍劍尖交擊,「噹」的一聲將來劍彈了起來,運起十成劍芒,向鐵劍攔腰砍去。
李逍遙看她寶劍精光暴射,不敢與她硬拼,手指上挑,鐵劍隨即凌空升起三尺避過。
李逍遙笑意盎然,雙手隨處指劃,飛劍刁鑽倏來乍去,專在她的劍網中穿插來回,偏偏又不與她寶劍碰撞。
林月如收起輕敵之心,見招拆招,專神應付飛劍。
但飛劍攻勢不循常理,往往失之毫釐差之千里,雖然不致受傷,總覺李逍遙存心戲弄,一張笑臉讓人十分厭惡。
一咬牙兵行險著,撤招讓飛劍長驅直入,直將抵到咽喉,再使一式「十面埋伏」,幻化出數十柄劍,將它重重疊疊地扣住。
李逍遙迴指收劍,那劍卻動也不動,急得他跨步向前,搶握劍柄,想將它抽回。
林月如冷笑一聲,驀然撤勁收劍,已將鐵劍震得片片碎,李逍遙用力過猛,手裡抓著一個光禿禿的劍柄,往後疾倒,跌了個大屁股。
林月如叉腰笑道:「呆瓜小賊!你可認輸?」李逍遙連忙翻身爬起,訕訕地道:「蠻丫頭!我會認輸才怪
低頭看著手上的劍柄,暗罵自己為何昨日不接受那莊稼漢的「龍爪手」祕笈,憑自己的聰明才智,一定可以學會,也不會像現在鬧得兩手空空。
正在深深悔恨,忽然靈機一動,以手中劍柄向林月如擲去,趁林月如側身閃避之時,雙手爪做龍形,輕輕巧巧地向她撲去。
林月如見他龍爪手起手式有模似樣,擎劍擺個架式,看他搞什麼鬼?
沒想到李逍遙擲出的劍柄兜了一個圈,不偏不倚擊中她的手腕,原來李逍遙竟用「御劍術」的手法,將劍柄擲出。
林月如劇痛之下,寶劍鬆手落地,李逍遙見機不可失,衝向前去想抓她雙手,林月如雖慌不亂,盛怒之下擺起三才手,起手護住自身正中天地人三處,等他自動送上門來,要用一招手揮琵琶,施展硬功將他的雙臂震斷。
兩面正要相接,林月如招式將發未發之際,李逍遙突然記起「飛龍探雲手」的要訣,指臂間登時柔似無骨,宛若游龍,手法極盡刁鑽,無意之間僥倖避開了手揮琵琶的攻勢,雙爪輕靈迅速地向她上盤襲去。
林月如一招落空門戶洞開,恰巧被他抓住那柔軟豐滿之處。
林月如漲紅雙頰,怒罵一聲「下流」,將他狠狠推開,雙手護胸跳下擂台,一旁的奶媽、丫鬟忙來慰問。
鬧哄哄的場面霎時鴉雀無聲,李逍遙指掌間仍隱約覺得有股餘溫暗香,獨自站在擂台上顯得十分尷尬。
突然人群之中有人鼓譟道:「先下擂台者敗,這位少俠贏了!」擂台轟然下響起一片歡呼聲。
李逍遙僥倖獲勝,萬分得意,一掃之前的窘迫神色,春風滿面地向四方拱手笑道:「承讓承讓!」
林月如臉上仍然一片通紅,吶吶地道:「什麼?我輸了……
林月如自出道以來,打遍江南未逢敵手,今日竟然敗給這個憊懶小子,真是又羞又氣又恨!
林天南笑道:「呵呵呵諸位!今天比武招親就此結束,我林家堡席開三日,各位鄉親父老、武林同道務必賞光!」
劉晉元忽然匆匆歩上擂台喝道:「世伯且慢!月如怎能嫁給這小子?」
情敵當前,李逍遙雖然有恩於他,劉晉元心急之下絲毫不留情面。
林月如在台下叫道:「你來做什麼?快走呀!」
劉晉元篷地一聲,收起手中摺扇,直指月如怨道:「妳明知我不會武功,還以比武來招親!!」
李逍遙這才注意到他頭戴綴玉儒冠,身穿一襲湘繡緞料青衫,手持名家所繪牡丹摺扇,身份想必非富即貴,不知是何地位。
哪知林天南卻對他不假辭色,說道:「既是比武招親,擂台勝負已分
李逍遙一聽不對,與劉晉元異口同聲道:「這不能算數的!」
劉晉元急悠悠地瞪了李逍遙一眼,續道:「我馬上回長安,叫我爹來提親。」
林月如頓腳道:「劉晉元你少胡鬧了,嫌我丟的臉還不夠多嗎?」羞著臉跑進屋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