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逍遙劇場】第十九章 乘龍快婿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1998/10/01連載  2003/02/22修訂  2003/09/07二修  2011/11/18三修
  
林天南忙打圓場,低聲對劉晉元說道:「劉世姪看我薄面,一切到我府上再說。」
劉晉元轉頭埋怨道:「唉!枉費我與你稱兄道弟,沒想到你居然橫刀奪愛~」
恨李逍遙也不對,怨林月如又不行,劉晉元只能氣自己。
「劉兄…!」李逍遙被知己誤會,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圍觀群眾一頭霧水,在台下竊竊私語、議論紛紛,還有好事者馬上就編起故事,煞有其事地說了起來。
林天南只獨生林月如一女,偌大家業無人繼承,好不容易想到比武招親的辦法,豈料竟然橫生枝節。
眼見場面有些失控,忙令林忠遣散圍觀眾人,說明今晚申時起,林家堡在前院備宴待客,請鄉親同道務必捧場。
還未到申時,林家堡前院已擠得水洩不通,新姑爺被安排至大廳中與一干親友用飯,一邊就席商談婚事。
大廳只開三桌,主桌僅坐著堡主林天南、林月如、李逍遙,趙靈兒與劉晉元,其餘兩桌多數是林天南的至親好友。
眾人先品香茗,佐以瓜子、蜜餞,隨後八冷盤、十三道正菜,水陸珍饈多達數十品,川流不息地送將上來,頗有排山倒海之勢。
每道菜餚都講究色、香、味、形,有翠堤春曉、珠圓玉潤、桂楫蘭橈等等,名稱新穎別緻,又富文化藝術氣息。
哪像李大娘毫不講究,包子就是包子,滷牛肉還是叫滷牛肉,只燒刀子是摻了水的。
林天南暢慰老懷,不住對李逍遙奉觴勸飲,而其他兩桌的賓客也連番上前敬酒,李逍遙為掩飾尷尬,杯杯連飲連盡,已然微醺。
趙靈兒未曾見過這麼熱鬧的場面,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瑟縮在李逍遙身旁,李逍遙撇下賓客幫靈兒夾菜,陪她說話勸她多吃。
忽聽林天南乾咳一聲,抬頭才看見席間林月如筷子都未曾碰過,一雙妙目怨恨地瞪著自己,兩片朱唇嘟得老高,李逍遙被她瞧得發窘不敢抬頭,只管下箸在面前的一道〝玉人晚裝〞。
盤中佳餚須臾便盡,李逍遙連兩次伸筷夾空,索性扒著碗中白飯吃,只覺蘇州菜不過是選料新鮮、製作精細,比起嬸嬸的手藝尚差一截。
李逍遙想要跟劉晉元解釋,劉晉元卻氣他奪己所愛,撇過頭不理他,只好埋首碗中,隨口應和賓客的問話,也不知自己到底回答了什麼。
跟著吃完三道甜點,咕嘟一口喝掉最後上來的一小碗銀耳燕窩湯,忍不住打了好大一聲的飽嗝。
坐在他身旁的劉晉元見他如此失態,雖然與他交好,但心想表妹怎能嫁給這種武夫,急得撓頭抓腦,坐立難安。
劉晉元自小痴戀林月如,不肯接受比武招親的結果還想轉圜,藉著敬酒,走到林天南跟前說道:「我與月如青梅竹馬,為何世伯就是不肯允婚?」
林天南搖頭道:「你父重文輕武,你一介書生,如何能繼承我南武林盟主之位?」
劉晉元據理力爭道:「為了區區南武林盟主之位,世伯就要讓月如嫁給這個臭小子?」
自己汲汲營營追求的目標,被說得一文不值,林天南大怒道:「住口!月如是我女兒~這件事你有何資格反對?」
霹靂般的聲響,使得原本熱鬧的氣氛霎時肅靜。
林天南見賓客忽然鴉雀無聲,每雙眼睛都望著自己,說完不再理他,別頭對李逍遙笑道:「李少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身手,劍法精妙絕倫,相貌亦是出類拔萃,能得少俠為婿,實在是小女的福氣呀!呵呵呵
劉晉元備受冷落,只得訕然歸座。
第一次被人如此稱讚,李逍遙心裡有些飄飄然,起身拱手謙道:「晚輩只是僥倖得勝,其實
尚未來得及解釋,林天南突然擊掌說道:「對了!適才見你使出蜀山仙劍派的御劍術,想來你必是獨孤劍聖的弟子!呵呵!實在是太巧了,老夫和尊師是十數年的拜把兄弟,算起來你還是老夫的世姪呢!」
李逍遙不解道:「獨孤劍聖?不對啊!」
林天南不太相信地皺眉說道:「咦!不是嗎?那你劍法從何習得?」
李逍遙酒氣上湧,醉眼說道:「嗝~實不相瞞,晚輩因緣際會,得到一名醉道人傳授。」
林天南喜道:「哦那人想必是獨孤老哥的師弟酒劍仙!他遊戲人間從不收徒,你竟會蒙他垂青,可見資質非凡。」
李逍遙搖頭嘆道:「酒劍仙前輩僅傳授我一招劍法,晚輩本想拜他為師,但未能如願
林天南想了一會兒,才說道:「呃沒關係,這也沒啥重要的,老夫關心的是你跟如兒的婚事啊!」
沈默許久的林月如脹紅著臉道:「這呆瓜小賊用卑鄙手段,大庭廣眾非禮於我,行為下流無恥,明日我要再行比過!」
劉晉元聽到林月如所言大喜,指著李逍遙說道:「不錯!月如怎能就這樣嫁給一個江湖無賴?月如妳等我,我馬上回長安,叫我爹來提親。」
起身告辭時雙手一揮,將擋著去路的李逍遙推開,領著隨從興匆匆地離開林家堡,急急而去。
李逍遙徒然背負橫刀奪愛之名,面對摯友的怪罪,當真是百口莫辯。
林天南深知這個世姪的脾氣說風就是雨,也不加挽留,搖搖頭對李逍遙說道:「我林家三代單傳,而老夫又只有如兒這麼一個女兒,所以老夫希望你能入贅到我們林家,好繼承我林家的家業。」
李逍遙一聽茲事體大,酒意全消,慌忙搖手解說:「晚輩萬萬承擔不起!我與令嬡略有誤會,才會上擂台比試,並非為了招親,這這事還得從長計議。」
林天南怒道:「難道少俠嫌棄小女?」
李逍遙急忙說道:「不不是!在下尚有要事在身,這婚姻大事並非兒戲,晚輩不敢輕言承諾,只怕辜負了小姐。」
林天南質問道:「還有甚麼事比娶妻重要?」忽然瞥見李逍遙身後的嬌小身影,恍然大悟地問道:「是不是為了她?」
眾人聞言齊將目光投向趙靈兒。
趙靈兒心思紊亂,瞧了李逍遙一眼,不禁暗暗感傷身世,再看到明艷絕倫的林月如一雙俏眼盯著自己不放,竟然感到自慚形穢,稚嫩天真的心靈,霎時湧現複雜情緒。
趙靈兒心念一轉,強忍愁緒,斂去悽楚神色,開口道:「逍遙哥哥如果你可以自己去苗疆,你不必顧慮我沒關係只要告訴我苗疆怎麼走,我可以照顧我自己的。」說時嬌軀不住微微發抖。
李逍遙驚道:「這怎麼行!姥姥將妳託付給我,說好的要帶妳去苗疆找媽媽,我怎忍讓妳孤身尋母?難道我李逍遙是輕諾食言之人嗎?」
「一切尚未成為定局,妳不必多慮。待我將此事交代清楚,我們即刻啟程。」他見靈兒眼神流露驚恐神色,忙不迭地溫言勸慰。
林月如聞言急對李逍遙說道:「啟程!?你擂台奪魁人盡皆知,還想一走了之嗎?」
李逍遙急忙解釋:「我比武僥倖得勝,只想依照約定,化解誤會,並未想到婚姻一層」回頭牽著靈兒的手,叫她放心。
林月如見他們兩人舉止親密,顯然關係匪淺,猜想他上擂台的歹毒用意,不禁恨恨地說道:「你分明存心戲耍,為報前仇先將我打敗,再故意毀婚,想讓我的顏面盡失
李逍遙連忙搖頭道:「跟妳比武是想解私怨,跟招親是兩碼子事。」
林天南道:「誰不知蘇州林家乃江南名門,雖稱不上富可敵國,但也算一方豪賈,我女兒雖不是傾國美女,亦是花容月貌的閨秀,多少名門公子想娶都娶不到,諒你也沒理由嫌棄她!」
李逍遙連稱不敢。
林天南實在想不出李逍遙有什麼理由拒絕這門親事,想了良久,再次開口:「莫非你在家鄉已有妻子?」
李逍遙答道:「沒有,我尚未娶妻。」直覺這次惹了麻煩,心中忐忑不安。
林月如忽然指著趙靈兒脫口問道:「那你跟她是私奔情侶了?」
李逍遙看著害羞低頭的趙靈兒,又看著氣鼓鼓的林月如,心中想入非非。
管家林忠見他呆若木雞,推了他一把。
李逍遙以為被人窺知心事,當下窘得手足無措,脫口辯道:「我跟靈兒只是普通朋友,林姑娘不要多心。」
突覺攜著的小手像冰似的,正想握緊替她暖暖,掌中柔荑已一溜煙地掙脫。
林天南哈哈笑道:「月如一向眼高於頂,如今對你情有獨鍾,少俠何必再三推托?」
林月如聞言羞得耳根透紅,自己直腸直性,言行毫無少女應有的矜持,好似急著要嫁一般,讓人看在眼裡豈不笑話?頓腳啐道:「爹爹別胡說!」
林天南半生心願將了,開懷說道:「哈哈哈!難得~難得~想不到如兒也會害臊!」
林月如急道:「爹~!人家才不依呢哼!呆瓜小賊要走就快滾,別留在這裡惹厭!」罵完瞧了逍遙一眼,匆匆走進內廳。
李逍遙被瞧得尷尬,吶吶地問道:「怎怎麼?」
林天南撫鬚笑道:「呵呵呵小伙子,還愣在那幹什麼?跟著如兒去呀!」
李逍遙納悶地說道:「我!?為什麼?」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