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二十一章 玉人晚裝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2003/04/29 連載 2011/11/24修訂
  
林月如對己的態度與日間全然不同,李逍遙心中不禁揣揣:「可是~我們認識才不過二天。」
林月如佯嗔道:「說了半天,原來你討厭我!」
李逍遙忙辯道:「不!而是我總覺得這樣太隨便了。」
林月如哼道:「我才不是隨隨便便的女人呢!我在做什麼,心裡清楚的很。」
李逍遙見她陰晴不定、心思難測,不禁問道:「妳該不會是為了昨天的事還懷恨在心,故意捉弄我吧?」
林月如似笑非笑地說道:「你說呢?」
李逍遙看她神情狡獪,心頭七上八下,越想越慌。
林月如沒等他回答,自顧自地說道:「我們家的花園很漂亮吧?在蘇州城就屬我家的庭院是最大的呢!」
「你可以四處逛逛看看,包你這鄉巴佬大開眼界!小妹有事要辦,先失陪了~」
說罷略一欠身,便欲回房。
李逍遙哪能有此興致,急忙攔道:「等等!我們還是趁早講清楚。」
林月如見他擋路返身便走,卻遭李逍遙將手拉住,心中不禁砰然一動,不由自主地停了腳步,兩人僵立當場。
過了半晌,林月如首先開口打破沈默:「我要回房換件衣衫,你淨拉著我做什麼?」
李逍遙聞言慌忙鬆手,連聲抱歉。
林月如見他這副窘樣,低頭幽然說道:「既然你這麼急,那我就在這兒換也無妨
李逍遙心覺不妥,想要阻止卻說不出口,瞪著雙眼,張大了嘴,已然面紅耳赤,林月如跟著隨手一扯,當場褪去華美外衣。
佳人竟然毫不避忌地當面自解羅衫,想到即將乍洩的春光,李逍遙腦中頓時一片空白。
正在魂遊仙山之時,耳裡卻聽林月如說道:「今晚我有事要辦,若你有興趣便跟著來吧!」
李逍遙回過神來定睛一看,哪有一絲半點的春光外洩?
原來林月如內裡仍是平常勁裝打扮,剛才只是將外罩的一件雪紡連裙紗衫脫去。
夏荷收拾起林月如脫下的衣裳,侍女秋菊隨即奉上她的隨身兵刃越女劍。
林月如將越女劍斜插後背,叮嚀別讓林天南知情,回首朝李逍遙一笑,已然翻身越牆而去。
李逍遙沒有這般俐落的身手,不禁躊躇不前,考慮跟或不跟。
等到夏荷與秋菊分別向他告退,張望四下無人,終於費力地攀過林家高牆,跳落地面時還跌了一跤。
正慶幸沒人看到,忽然聽到左近有人說道:「動作這麼慢,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李逍遙聞言臊得俊臉通紅,且喜夜色漆黑應沒被看出,急將話題岔開說道:「這麼晚了,妳要去哪裡?」
林月如見他仍想掩飾窘狀,當下也不揭破,示意李逍遙搭上了一艘小船,自己坐上操槳的艙座。
蘇州人家前門是走車馬的街道,後門是通船隻的河道。
林月如雙槳一扳,小船已飛快滑出,穿梭在河街並行的小河道,須臾便到了城內東北邊紡織機戶的集中處。
林家大小姐的行徑莫測高深,令李逍遙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難道她深夜帶著自己來此,是要親自挑選布料縫製嫁衣?
但這也未免太快了吧!
此時機杼之聲早停,緞工、車匠皆已歇息下工,絕大多數都去林家湊熱鬧去了,其中較遠一間,內裡卻還透著燈光。
李逍遙思前想後毫無頭緒之際,林月如已經來到這機戶的大門,二話不說起腳就將門踹開。
裡面數名粗壯漢子正在與人做著不可告人的勾當,見狀莫不大驚。
李逍遙半夜跟著林月如來此,也被她的孟浪舉動嚇了一跳。
定睛一看,與那些人進行交易的,正是昨日自己放走的那名林家長工,而那名婢女銀花赫然被捆綁囚禁在牆角邊,涕淚齊下。
那長工林進平日賊忒兮兮,做事懶散毫不盡心,林月如早就覺得不是善類,果然來林家做長工不過幾天,便拐得銀花要與他私奔。
林月如得到消息,再加上近日蘇州一帶,年輕姑娘失蹤的案件時有傳聞,便疑心他是拐賣人口的不法惡徒。
林月如愛婢心切當下急忙追趕,在城外擒得兩人綁在樹上逼供,哪知林進硬牙得很,絲毫不肯招認。
恰巧被李逍遙路過阻撓,陰錯陽差地放走了林進與銀花。
林進帶著銀花離開蘇州城,誰知到處都是林家堡搜捕自己的人馬,這林進實在頗為奸巧,竟冒險回到蘇州城中,想將銀花隨意脫手,等風頭過了,再逃離這裡。
林進找上蘇州的船幫老大,那船幫老大以風聲太緊為由,硬將價錢壓至只剩三成,林進自然不依,雙方正討價還價時,林月如已然殺上門來。
林進想起鞭笞之刑的苦楚,惶然失措,見狀馬上腳底抹油,想要溜之大吉,林月如哪讓他走,一箭步便將他攔住。
李逍遙這時才恍然大悟,昨日林月如並非是在凌虐下人,自己沒有弄清楚前因後果,便自以為是地強加攔阻,因此得罪林月如還算事小,若非林月如這時趕到,豈不是葬送了銀花的一生?
而之後輕薄林月如的惡徒竟也在其中,分明與人口販子份屬同黨無疑,如若自己沒有轉念返回救人,林月如恐也將淪落被販賣為奴、為妓的悲慘命運。
嚴重的後果令李逍遙越想越驚,霎時流了一身冷汗,自覺愧疚不已,急忙去將銀花束縛解開。
雖然船幫惡徒頑強抵抗,但林月如嫉惡如仇下手極重,片刻便將他們一網打盡。
查到線索的林家堡護衛深知小姐的脾氣不喜他人幫手,通報林月如知情後,便樂得輕鬆一直在外守候,等到林月如親自來破賊窟,這時才進來分派人手,把一干人犯押到衙門問罪,並將銀花接回去。
林月如交代護衛,請官府審訊這班匪徒時,務必逼問出其他失蹤女子的下落,以使那些受害破碎的家庭,能夠早日團圓。
林家護衛走了之後,李逍遙獨對佳人,只道林月如會以此事數落他,哪知她望著自己的眼神幽然,既無半點不悅,也不帶絲毫責備,李逍遙不禁歉意更盛。
林月如原來是要開口的啊!
爽朗直率的個性,有話就說,做事每每任性而行,自小到大從來沒有人拂逆過她的心意。
眼前這人明明對自己頻頻無禮衝撞,惹得姑娘又惱又恨,如今讓這個冒失鬼明白了自身的錯處,沒有重打八十,也該大罵他的不是。
誰知對著這可恨的呆瓜小賊,林月如竟發作不出來,今夜為何會如此彆扭?連她自己也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林月如依然與李逍遙操著小舟回到林家堡,一路上兩人默默無言,李逍遙想開口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直到行至之前賞月的後花園。
只聽林月如淡淡地說:「時候不早了,回房休息吧!」便自顧自地走了,留下李逍遙獨自一人在原地,既覺羞慚又感愧疚,茫然走回客房中,一夜反覆輾轉難眠。
天才剛微亮,夏荷以為李逍遙起得早,便打了水來服侍他梳洗了。
李逍遙一宿沒睡兩眼惺忪,但也不好意思再睡,任由夏荷替他洗臉更衣完畢,強打起精神走到後花園中瞎逛。
當慣了夜貓子,許久未曾呼吸到晨間清新的空氣,嗅著花間清香,不禁心曠神怡。
閒晃多時,在府中執事的奴役們灑掃炊事各師其職,忙得不亦樂乎,來往間遇到李逍遙皆必恭必敬的叫著姑爺,令李逍遙覺得好不尷尬。
忽然聞到廚房傳來的陣陣香氣,肚子不禁餓得咕咕作響,嘴裡猛吞饞涎。
秋菊正在廚房指揮僕婦們準備林家堡上上下下的早點,看到李逍遙痴痴地向這裡望著,掩嘴一笑。
隔窗問道:「姑爺!奴婢正在準備早點,不知姑爺想用點什麼?」
新姑爺守在廚房外等吃早餐,真是有失體面。
李逍遙乾咳了一聲,慌忙說道:「不用特別準備,隨意隨意就好!」
想起自昨天開始洋相百出,恨不得立刻找個洞鑽進去,說完匆匆走到後花園中一處隱僻之所躲起來。
只覺得這裡耳目眾多,不時都有人盯得自己看笑話,越想渾身越不自在,遠不如在家鄉時的逍遙快活。
李逍遙心中打定主意,今天非推掉這門親事不可,否則要自己入贅,豈不是失去了一輩子的自由?
李逍遙下定決心,誰也別想叫他娶林家千金,或是繼承萬貫家財,這跟自己追求的生活完全背道而馳,等會兒跟林天南說明立場之後,帶著靈兒就走。
心中已有計較,李逍遙邁著堅定的步伐,要到大廳去找林天南,卻沒想到走錯方向,反而走到林家堡的教場來了。
場中有一人在此舞劍多時,身影翻飛曼妙無儔,兵刃破空之聲颯然作響,正是李逍遙昨日比武招親結下的歡喜冤家。
李逍遙在旁邊靜靜地看著,這時才體會林月如劍法精妙絕倫之處,自己能夠勝她,實在是千萬分的僥倖。
雖是她在氣急敗壞之下,招式使得不夠嚴謹,才讓自己有可趁之機,但若不是有幾分手下留情,自己早就去當閻羅王的女婿了,如何在這裡做林家堡的姑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