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二十三章 赤髮蛇妖

狂徒創作群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2004/07/27 連載 2011/11/18一修 2011/11/22二修
  
沐浴更衣之後,春蘭領著李逍遙到飯廳用膳,卻不見林月如的人影,不知是否仍在淨身?
李逍遙也不敢多問,先請春蘭去探看趙靈兒是否有恙,否則好端端地怎會過午不起?
春蘭勸慰道:「姑爺請寬心,小姐方才已經派冬梅去照看趙姑娘了,料想不會有事。姑爺不妨用過膳後,再去探看!」
李逍遙怎能放心,匆匆吃完午飯之後,便欲趕往西廂房去,誰知趙靈兒卻仍在睡。
李逍遙隔牆掛念,恨極了林家堡這條西廂房男賓止步的臭規矩,信步在山水庭園裡茫然瞎逛。
左右無事氣悶不已,便跺回到房中,自己的衣服已然被重新洗過,並且以小爐炭火烘乾折好。
雖然絲綢新衣貼身舒適、滑順輕柔,但自己卻是感覺彆扭,況且那披風是他自小認定大俠必備的打扮,於是乎當下把舊衣換穿回來。
剛剛把頭髮用舊髮巾紮好,秋菊便跑來說道:「姑爺!老爺在前廳請您過去一趟,老爺請來了一位算命先生,要替您跟小姐合八字呢!」
李逍遙心想,趁此時機,正好向林天南說清楚。
來到前廳,林天南見到他來,高興地迎上前道:「賢婿,你來的正好!告訴我你的生辰、年月,這位算命先生是我特地請來,為你和月如合八字的。」
李逍遙遲疑道:「哦我是乙丑年臘月十九,辰時出生的。」
那算命先生從隨身囊袋中掏出一本破舊的曆書,火速翻到載有李逍遙生辰的那頁,沈吟道:「嗯我算算……」跟著便有模有樣的低頭掐指盤算。
過了片刻,李逍遙踟躕半晌,方想向林天南開口,算命先生搶先搖頭晃腦地對林天南說道:「恭喜老爺,李公子和令千金乃是人間雙璧、佳偶天成呀!依二人的八字看來,絕對是兒孫滿堂、大富大貴。」
林天南聽了大喜:「呵呵呵真是太好了!」
隨即回頭吩咐:「阿忠~帶先生到帳房取款。」
林忠答道:「是老爺。」跟著引領算命先生到後堂去了。
聽完算命先生的一番言語,林天南笑逐顏開,尤其是兒孫滿堂一句,更令他歡喜得樂不可支:「呵呵呵~我太高興了,這真是我林家的福氣啊!」
拉著李逍遙的手親熱地叫道:「賢婿!我們林家人丁單薄,往後就要靠你和如兒,替我們林家多添壯丁啦~哈哈哈!」
李逍遙一向不信江湖術士的說話,認為他們為了生活,都是滿嘴胡謅。
可是林天南聽完算命先生的鐵口直斷,滿臉堆著歡欣地瞧著李逍遙,跟他滔滔敘說未來之事。
李逍遙不忍在他正在興頭上時,潑下一盆冷水,只有暫時將想講的話,硬生生吞落肚中,心裡盤算何時才是適合開口的時機。
林天南興高采烈,從自己的生平所有經歷,講述到江湖上的點點滴滴,彷彿要將自己所知所識,一股腦兒都告訴李逍遙。
他所說的雖然精采,但李逍遙心中掛念趙靈兒,怎能安心靜聽?但又不好意思將他打斷,不禁坐立難安,轉眼天色已暗。
「老爺~老爺!快來人呀!」喊叫的聲音還沒斷,侍女冬梅已經衝進廳內。
林天南談得高興,看到婢女如此無狀,怒罵道:「冬梅~喳呼什麼!?」
冬梅倉皇叫道:「妖怪妖怪!西廂房裡……有妖怪,好可怕啊!!」
李逍遙忙問:「有妖怪!?那靈兒呢?靈兒沒事吧?」
林天南聞言更怒:「胡說!林家堡哪來的妖怪!?」
冬梅被罵一驚,身子不斷的直打哆嗦,失魂落魄地喃喃唸道:「有妖怪呀西廂房裡有妖怪,好可怕啊~~!!」
李逍遙問不出所以然來,慌忙向西廂房奔去。
林天南見冬梅驚嚇過度,顯然已經有點語無倫次,怕她心神受創,起指點她穴道,讓她靜心寧神,冬梅才漸漸靜了下來。
林天南轉身下令:「林忠!快去召集家丁,切記多帶些火把!」
林忠答道:「是老爺!」眾家丁大驚失色,忙向西廂房趕去。
林天南皺眉心想:「妖怪?竟然敢在林家堡作亂!難道是隱龍窟那孽畜
還沒到西廂房,林家女眷已四散奔逃,亂成一片,遠處傳來胭脂不住悲鳴,叫聲咈咈喘喘甚是驚慌。
李逍遙懸念靈兒,雖然極愛胭脂,卻沒有心思理會牠為何慌亂?
奔到靈兒房前,李逍遙正想入內,忽聞怪叫怒鳴,一尾赤髮沖天的人身蛇妖在內作亂,已然毀壞好些房舍屋宇,盤延在屋頂翻滾掙扎。
樑柱經不起蛇身緊束,轟然圮倒,一道人影自內縱出,著地急忙翻滾躍開,險些被隕磚落瓦壓傷。
林天南隨後趕到,見是愛女月如,急忙向前攙扶。
妖物乍現李逍遙驚愕未定,但趙靈兒所住的廂房連頂傾倒,現場一片凌亂。
不見趙靈兒逃出,李逍遙一顆心懸在半空,惶急不已,全然忘了要害怕。
李逍遙慌忙向林月如問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靈兒呢?靈兒到哪裡去了?」
林月如氣未喘平:「蛇妖!是隻半人半蛇的妖怪…就在西廂房裡面!」
李逍遙一聽有妖怪,急急追問:「靈兒!靈兒人呢?」
林月如搖頭道:「趙姑娘不見了!我聽到趙姑娘慘叫一聲,急忙趕過來,就見那蛇妖在趙姑娘房內作亂,趙姑娘已然不知去向!」
李逍遙聞言大驚失色,連忙往屋內衝進去。
林月如伸手將他拉住,勸說:「等一等!很危險呀!現在裡面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我先叫人去取燈火來。」
李逍遙頭也不回,將她的手甩開,說道:「靈兒一定還在裡面,我去救靈兒出來!」
林月如平時哪容人家對她如此無禮,但見他心急,也不跟他計較,當下說道:「我跟你去!」
林天南擔心愛女為孽畜所傷,正要跟進,卻被冬梅叫住,林天南聽到冬梅所說,臉色微變。
房內斷垣瓦礫之中,找不到半點靈兒的蹤跡,昏暗中隱約只見那蛇妖蜿蜒在地苦苦掙扎。
李逍遙心急如焚,衝到那蛇妖跟前道:「何方妖孽,竟敢在此撒野!見了本大俠,還不束手就擒!」

那蛇妖原本匍伏在地上翻滾,此時緩緩人立起來,渾身發抖狀甚痛苦。

李逍遙正要動手,林月如見那蛇妖好似眼中含淚,默然不語,想是適才隨著屋樑摔落地面,痛徹骨髓。
「呆瓜小賊等一下,牠好像在哭呢!」
李逍遙停步細觀,但此時天色昏暗又無燭火,卻看不真。
李逍遙正待再向前逼問,那蛇妖忽然悲鳴一聲,猛發狂勁撞毀圍牆朝西遁走。
李逍遙聲聲叫喚著靈兒,一邊伸手在瓦礫堆中摸索搜尋,急得快要哭了出來。
月如忙至桌前點燃燭臺上的紅燭,房內終於略現光明。
秋菊丫環提燈走進稟報:「小姐!奴婢四處都找過了,都沒看見趙姑娘…」
李逍遙聞言愁道:「靈兒定是被蛇妖擄走了,不快去救,恐怕凶多吉少!」
林月如向秋菊吩咐道:「叫所有的人都去找!城裡找不到就到城外去找,翻遍全蘇州也要把人找回來!」
見李逍遙仍是愁急,忙勸解道:「趙姑娘在林家出事,我有責任將她尋回,我會請爹爹廣發武林帖,請各路英雄幫忙。」
林天南與冬梅走進這半傾屋內,說道:「不必了!由她去吧!」
林月如聞言大惑不解:「爹!為什麼!?」
林天南道:「妳們自己問問冬梅吧!是她最先發現妖怪的!」
林月如問道:「阿梅!妖怪從哪跑進來的?趙姑娘又到哪裡去了?」
冬梅驚魂未定,臉色仍然慘白,說道:「奴婢正在打掃小姐的房間時,突然聽到趙小姐的慘叫聲,急忙趕過來,就看到看到
李逍遙急問:「妳看到什麼!」
冬梅結結巴巴地:「那隻蛇妖好像是~趙姑娘
李逍遙喝道:「妳妳胡說!!」
林月如罵道:「阿梅!妳怎麼可以隨便誣賴人?!趙姑娘明明就是被妖怪抓走的!」
冬梅眼神中充滿恐懼,說道:「我我看到牠的臉那個蛇妖的上半身是人身,她的面貌很像就是趙姑娘,然後突然一陣狂風
李逍遙聞言怒道:「胡說~我不相信!!」
冬梅被他嚇了一跳,躲到林月如身後。
林月如急忙回頭逼問冬梅:「阿梅!妳是不是嚇昏頭了?怎麼可以胡言亂語,誣賴趙姑娘!?」
冬梅哭道:「冬梅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欺騙小姐
李逍遙咬牙道:「這件事我自會查清楚,一定要把靈兒找回來!」說完便越過破牆,向外狂奔而去。
林天南劍眉緊蹙:「哼~真是看走了眼。想不到那李逍遙竟然跟蛇妖是一夥兒的!如兒!這件婚事就此取消!林家不屑與邪魔歪道來往!」
林月如道:「我不要!!!既然爹許過婚,怎可出爾反爾?」
林天南道:「蘇州多少姑娘被那蛇妖抓走,我們不將蛇妖除掉,已是愧對鄉親,豈能再與妖孽為伍?」
林月如道:「趙姑娘不見了,林家堡當然有責任將她尋回,怎能反指她是蛇妖?」
「更何況,如果讓人知道新姑爺出門找其他姑娘,我的臉往哪裡擺?」哼了一聲,撇過頭去不理親爹。
林天南見女兒一臉倔強,當真與亡妻鬧脾氣時的神情彷彿,看看頹倒的西廂房斷樑殘瓦,只能搖頭嘆道:「唉女兒大了,留不住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