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二十四章 隱龍蛇窟

姚仙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2004/07/27 連載 2011/11/18一修 2011/11/22二修
  
急慌慌、驚惶惶!蛇妖所經之地,草木皆枯,李逍遙循著地上蛇行痕跡急急追趕,極目望去,全然看不到蛇妖的身影。
足不停步、拔腿狂奔,李逍遙心焦欲狂,生怕稍晚片刻,靈兒便會慘遭不測。
又追了半里路,地上蛇痕漸淡,終至無跡可尋。
李逍遙五內如焚,徬徨不知如何是好?
不顧雙腿酸麻,竭力向前邁步,卻沒法子再更快半分,心神激盪之下,前襟不覺濕了一片。
忽然突發奇想,運勁出鞘,隨即躍身上劍,學著酒劍仙的瀟灑模樣,意欲拔空而起,踏劍飛行!
誰知僅僅抬高了三寸,但覺腳下空虛,人已仆倒在地。
李逍遙急忙掙扎欲起,朦朧濕潤的雙眼依稀看到一條窈窕英挺的倩影,背對自己傲立明月之下。
那女子驀然回首問道:「喂~呆瓜小賊!三更半夜的你打算從何找起呀?」
李逍遙愕然道:「蠻丫頭!怎麼妳也來了?」
林月如道:「怎麼?我不能來嗎?好歹~趙姑娘是在我家失蹤,道義上我有責任幫你去尋找她的下落!」
李逍遙聞言感動說道:「謝謝妳!林姑娘我從不知道~妳是這樣一個熱血心腸的女孩。」
林月如頓足嗔道:「你怎麼還叫我林姑娘吶~!!」
李逍遙舉袖拭去滿臉淋漓,問道:「不然該怎麼叫?」
林月如道:「我們都已經已經是伙伴了,以後應該兄妹相稱,我喊你一句李大哥,你就應該回我一聲月如妹子
李逍遙道:「好~月如妹子這樣可以了吧?」
林月如聞言化嗔轉喜,嫣然而笑,將手中的包裹遞過,原來她把李逍遙的行囊也帶了出來,又給了他一柄林家堡珍藏的玄鐵寶劍。
李逍遙稱謝接過,哪知玄鐵沉重異常,差點脫手墜地。
李逍遙看林月如拿得輕巧,自己卻提不穩,頗覺不好意思,忙將寶劍行囊吃力揹起。
「對了!說正格的…這一帶妳熟,依妳看~抓走靈兒的妖怪會往哪去?」
林月如說道:「前面大概半天的路程有一座隱龍窟,聽說洞窟內深處住著一群蛇妖,常在附近出沒,有不少年輕的少女被牠擄到洞中,下落不明。」
林月如轉頭看了看遠方,沈吟了半晌才說:「我爹曾多次招募志士進入洞內除妖,可是都沒有成功過,還死傷了不少的人
「因此我爹對那些蛇妖恨之入骨,也才會說出那些誤解趙姑娘的話來
李逍遙道:「好~妳帶我到隱龍窟!等我找到靈兒,一切就明白了
林月如搖頭道:「爹爹說那蛇妖專損女子清白,每次去隱龍窟都不讓我同去,我也不知其確切所在。」
李逍遙聞言又著急了起來,深怕追岔路頭,延誤救命時機。
林月
如連忙從旁勸解,他這才耐起性子,想要仔細再找找有無蛛絲馬跡。
李逍遙極目四望,手眼並用地細細搜尋,就著月光,隱隱在西南方草叢之中,發現有一物閃閃發亮。
李逍遙趕緊奔去將它拾起,正是靈兒平時戴的手鐲,心中又燃起希望,辨明方向再追。
天色濛濛微亮,乍見遠處炊煙升起,前方必有人家,急忙尋人打探消息。
走近原來是一間小茶寮,便向老闆問道:「掌櫃的!你可曾見過一個十六歲左右的姑娘?」
掌櫃聞言說道:「失蹤少女?這可不妙了!」
林月如道:「為什麼不妙了呢?」
掌櫃道:「隱龍窟有一隻蛇妖,每逢月圓,必出外擄劫少女,供牠凌虐。」
林月如憂道:「果然是隱龍窟…」
李逍遙急問:「快告訴我隱龍窟在哪裡?是不是該走這條路?」
掌櫃道:「順著路走,翻過一個山頭,只能到白河村。你們要去隱龍窟,卻是無路可走。」
林月如驚道:「無路可走?」
掌櫃道:「雖然看似無路,但你們只要沿著西邊河水,溯溪而上,就可以找到了通往隱龍窟的小徑。」
李逍遙聞言即欲趕往,還是林月如較為心細,先買了乾糧吃食,這才上路。
兩人沿著河水,進了一座山谷,越往前行越覺險惡,但見林間有一小屋,有個老頭站在屋前張望。
那老頭看到兩人慌道:「哇不要抓我呀!老漢家裡就只有這些破木柴,可沒啥值錢的東西給你們了
李逍遙安慰道:「老伯~您別誤會!我們不是壞人。」
那老頭道:「你你們不是妖怪啊?」
林月如說道:「當然不是!既然老伯你知道這裡有妖怪,怎麼還一個人住在這裡?」
那老頭道:「我家已經在這裡住了好幾代了,日子一直都過得很平安,直到那蛇妖出現。」
「我也想搬離這裡呀但我的孫女被蛇妖擄走了,至今生死不明,我好擔心吶!如果我搬走了,恐怕再也見不到她了
李逍遙問道:「您孫女叫什麼名字?我們正要去找那隻蛇妖,說不定可以把她救出來!」
那老頭道:「真的啊那太好了!老兒姓張,我孫女叫曉慧,那蛇妖的窩就在西邊山腳下一處洞窟內。可是那洞內崎嶇百折,又有許多毒蛇出沒,進去很危險的。」
李逍遙道:「老伯別擔心!只要知道地方,我們一定能將人救出。」
張老頭道:「你們千萬要小心啊,之前已經有許多人在那洞窟中喪命了!小老兒也曾冒險進那洞窟,但不久就見到許多屍骨,所以不敢深入」說著不禁老淚縱橫。
林月如留下一錠銀子給那張老頭,勸慰幾句後繼續溯溪向前。
走到盡頭才見一瀑布澗水,水濂之後便是兩人找尋已久的蛇妖巢穴。
李逍遙喜道:「這裡就是蛇妖的洞窟嗎?」
林月如環視周遭答道:「沒錯,應該就是這裡。」
李逍遙道:「妳留下來,在這裡等我。」
林月如道:「不行~我也要進去!」
李逍遙連忙搖頭說:「妳是女孩子,萬一有個什麼豈不是太危險了!」
林月如張著一雙大眼,凝視著逍遙問道:「我要是出了什麼事你會保護我吧?」
李逍遙答道:「那是當然的!」
林月如芳心大喜,說道:「嘻~這不就結了!還磨蹭什麼?走嘛!」
洞內鐘乳石筍密佈,周圍不時有垂珠濺地,滴答之聲此起彼落四處做響,越是深入,越是漆黑陰暗難以視物。
層層疊疊的旱洞、水洞上下縱橫、螺旋環繞,宛如洞中有洞、樓上有樓。
李逍遙急不辨路,蒙頭亂走,足下七高八低跌跌撞撞,左右撞了滿頭苞。
李逍遙好似不怕痛,張口叫喚靈兒,翻身又要往裡闖。
林月如勸他不住,眼見不是辦法,伸手硬將他拉住,另一手拔出身後所揹的越女寶劍。
鏘瑯一聲響,出鞘劍身散發冷冽精光,在微光照射之下,勉強可以辨別道路。
李逍遙這才不再急躁,靜待兩人適應了黑暗之後,在蜿蜒曲折的洞穴之中,覓路前行。
走不多時,足下羊腸小徑漸漸陡高險仄,但聞水聲淙淙,前路從中斷絕約莫五尺,往下望去卻深不見底,想是地穴伏流奔騰,鐘乳岩石耐不住流水終年鎮日地沖刷侵蝕,因此塌了一段。
這個距離原本不難跳過,但對面不甚寬廣,不僅緊鄰著山壁,更擠著一顆大岩石。
李逍遙覷準落腳之處,助跑幾步躍向對岸,落下時忽覺腳下一軟,不似踏著實地,當下滑了一跤仆跌倒地,就要撞向那大岩石。
奇的是這一跤力道極猛,卻跌得絲毫不痛,原本應該嶙峋尖銳的大岩石,居然略帶彈性。
李逍遙躺在上面,好不舒服,但覺臉頰冰涼,觸手之處略感黏膩,正欲掙扎爬起,林月如驚呼別動!
李逍遙抬頭一望,嚇得叫了一聲:「我的媽呀!」
那大岩石竟然緩緩蠕動起來,卻是一尾獨角巨蟒盤曲當地酣眠,只因黑暗之中辨視不清,竟被兩人誤認為山岩。
李逍遙跳過來撞個正著,難怪重重地摔了這一下還毫髮無傷。
巨蟒無端被驚醒,昂起獨角怪頭盯著李逍遙,火紅的蛇信在他眼前吞吐不定,李逍遙不敢妄動,林月如想過來相幫,卻苦無插腳之地。
李逍遙提氣控劍,誰知鋒芒方現半寸,便即回沉入鞘。
林月如刻意挑選府中收藏最好的一柄劍,但李逍遙內家功力尚淺,顯然沉重的劍身已經超過他目前功力所能負荷。
驚愕之餘,巨蟒身軀游移,已然纏住李逍遙的四肢,隨即張開血盆闊口,露出一嘴森森利牙向李逍遙咬落。
林月如不敢怠慢,揚鞭擊向巨蟒,巨蟒吃痛怪鳴一聲,長鞭已纏住巨蟒頸項。
林月如用勁回扯,不讓牠繼續攻擊李逍遙,眼看事機緊急,越女劍脫手朝巨蟒七寸擲去。
弱點遇襲不得不救,巨蟒低首昂頭以獨角將寶劍格開,寶劍餘勢未盡,險些傷及李逍遙。
林月如見這畜生居然不笨,空有氣劍指絕學不敢發動,只能隔岸與那巨蟒鬥力,雙方僵持不下。
蛇身用力緊束,李逍遙登時被絞纏得無法透氣,內息閉塞難通,經脈阻絕不暢。
李逍遙內功修為本低,蘊藏在丹田的真氣頓時失制四散遊走,轉瞬衝往四肢返復激盪,令李逍遙手腳扭曲抽搐,苦不堪言。
猛然想起趙靈兒早前在蘇州客棧的殷殷叮嚀,長此下去輕則廢功傷身,重則有走火坐僵之虞…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