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二十五章 恨不相逢

【逍遙劇場】第二十五章 恨不相逢
姚仙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改編
2011/11/23連載
  
李逍遙未曾習過納氣歸元之法,不知如何收束失控的真氣,只恨酒劍仙小氣沒教。
方才動念,登時靈光一閃,腦中憶起酒劍仙一劍化萬劍、萬劍匯聚如銀龍舞空的景象。
瞑目靜思,體內的萬縷游絲宛如化為萬柄小劍,終於回歸原來秩序不再亂竄,奔騰翻飛之後,漸漸聚攏歸一。
但氣勁無路可走,在胸腔沖激不已,心口鼓動突突亂跳,臉色忽由慘白轉為漲紅。
猛然暴喝一聲,關竅通達,氣貫全身,玄功在陰錯陽差中被他突破一層。
李逍遙真氣充盈不吐不快,心念甫動,跌落在旁的越女劍已激射而去,不偏不倚地將蛇頭牢牢釘在山壁之上。
巨蟒劇痛難忍,扭動身軀狂捲猛掃,李逍遙不由自主地被左甩右晃,急切間脫不得困。
巨蟒掙扎良久,身子一挺終於死去,李逍遙也被餘勁拋落斷壁。
林月如力甩長鞭,長鞭與蛇頭糾結難解卻抖不開,急忙飛撲過岸,轉身援手相救,沒能來得及撈到,眼睜睜地看著李逍遙向下跌落。
李逍遙雙手終得自由,雖慌不亂,趕忙攬住軟軟垂下的死蛇身軀,暫緩跌勢。
李逍遙驚魂甫定,雙手抱得死緊不敢放鬆,林月如長鞭既甩不脫,便冒險縱身盪下,無奈李逍遙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雙玉足垂至面前,卻緩不出手來攀援脫困。
林月如心急如焚,卻覺腦後兩股涼氣游移,李逍遙大叫小心別動!
林月如回頭驚見一尾雙頭怪蛇昂首分左右來襲。
除非能將雙頭同時斬落,否則顧此失彼,擊殺一頭,另一頭仍能行動,林月如終難脫蛇吻。
刻不容緩,李逍遙聳肩一搖,玄鐵劍已脫鞘來援,動念之間寶劍分光化影,一變為二分道揚鑣,同時將兩蛇頭斬首,瞬即匯聚回鞘。
李逍遙無意間武功又跨越至另一種境界,心中的震驚,更勝於適才的危機。
林月如雖驚不亂,趕忙倒轉身軀,手臂竭力前伸,可惜鞭長莫及仍搆不著,但蛇身滑不留手,李逍遙卻止不住一分一分地往下滑動,眼看不支鬆手。
林月如一咬牙,放脫長鞭踴身下躍,拉住李逍遙的左手迴身將他盪上,李逍遙右手恰巧撈到鞭柄。
林月如借勢躍上崖邊,再拉長鞭將李逍遙援引上來,一番折騰,兩人終脫大難。
剛才的舉動稍有差池,後果必定不堪設想,林月如冒險捨身相救,李逍遙心中甚是感激。
正要開口答謝,忽聞嗤嗤作響,周圍不知何時湧出了數百條的蛇群來,紅、藍、黃、綠花色斑斕,顯然帶有劇毒。
連番驚險,大難未脫,兩人不敢輕舉妄動,蛇群已經蠢蠢前移。
李逍遙忙拔出背後玄鐵寶劍,將長鞭與蛇身糾纏處截斷,竟是揮灑自如,毫不吃力,又運勁刺擊鑿開岩石,助林月如拔出壁上寶劍。
一條青蛇猛地發難往李逍遙腳背咬去,林月如橫劍一掃,將李逍遙跟前三五小蛇攔腰斬斷,蛇群卻不怕死似的蜂擁而上。
李逍遙所習御劍術,入門之法攻上為先,現時尚不知如何應對下盤敵襲,慌忙出劍亂砍,玄鐵劍猛力擊地,噴出點點火星,毒蛇也砸死不少。
林月如叫道:「好好一柄寶劍,卻被你當柴刀使!如此砍法,蛇殺不了幾隻,劍都被你劈鈍了。」
眼看這樣不是辦法,長鞭翻飛亂打蛇群,連使家傳氣劍指,殺出一條血路。
兩人逃到寬廣之處,身後蛇群窮追不捨,氣劍指雖然威力強大,卻殺之不盡。
李逍遙挑刺砍劈,所除更是有限,咬牙放手一試,玄鐵寶劍騰空而起。
李逍遙凝神內視,運足功力,回想剛才危急時領悟出來的竅門,分光化影一柄
兩柄三柄……終於分化萬劍如雨急下,群蛇無一倖免。
「萬劍訣!」
林月如驚佩萬分:「這招我小時候曾見獨孤伯伯使過,沒想到你居然會使。」
李逍遙道:「適才心急救妳,被我悟出以氣化劍之法,既能一分為二,要多化幾柄也不是什麼難的。」
林月如芳心暗喜,嘴上卻不留情:「既然不難,啥時悟出御劍飛仙之術?省得我們李大俠再跌個狗吃屎!」
李逍遙聽她譏諷卻沒反應,關切地問道:「月如妹子妳會累嗎?我們稍事休息,養回體力
林月如聽他心急卻不催促,回嘴說道:「練武之人有什麼好休息的?這裡毒蛇、怪蟒層出不窮,我想快快將趙姑娘找到,免得她孤身遇險。」
也不等李逍遙回答,便自己當先前行。
隱龍窟內的溶洞景緻千姿百態,歷經漫長無盡歲月的孕育,石鐘乳、石筍、石柱、石花、石幔、石枝、石管、石珍珠、石珊瑚等遍佈其中,日積月累天然生成、巧奪天工,令人目不暇給、步步驚奇,仿佛一處無所不奇,無奇不有的人間仙境。
但兩人卻是無心觀賞,又行至一處高遠寬闊的洞穴,林月如突然停下步來,獨自沉吟:「望穿秋水恨難逢…」
李逍遙問道:「妳說什麼…?什麼恨難逢?」
李逍遙一心尋找趙靈兒,乍聽如此拂心之言,登時有些不快。
林月如抬起頭來,伸出手掌接住從洞頂石乳滴下的水滴,說道:「洞中的鐘乳、石筍,就是經過歲歲年年這樣一點一滴的堆積、長成的…」
林月如低頭續道:「小小的一根石筍便要耗費數萬年的時間,才能長到這般大小。」
「而自洞頂往下長的石鐘乳若是能與自洞底下往上長的石筍,兩者相向生長連在一起成為石柱…更是不知要經過多少年的歲月了。」
但見林月如佇立癡望的兩根鐘乳石,尚差尺許便能連在一起了。
李逍遙聞言笑道:「不過是兩根石頭罷了,怎麼忽然讓妳感傷起來了?」
林月如歎道:「牛郎織女每年尚有一次的相會,可是你看…」
林月如伸掌其間,過了半晌掌中仍是滴水皆無。
李逍遙問道:「難道這石筍不會在長了?」
林月如說道:「是啊!停止滴水,就等同死了…下面的石筍望眼欲穿,上面的石鐘乳淚眼枯乾。明明近在咫尺,卻是不能相逢…」
李逍遙道:「所以才叫〝望穿秋水恨不逢〞…?」
林月如道:「我想起了爹爹獨自在花園沉思的神情,當真是望眼欲穿啊!雖然他不說…但我知道他想娘啊~」
林月如黯然道:「愛一個人愛得深了,寧願死的是自己,也不要承受這望眼欲穿的苦啊!」
李逍遙心性灑脫,見不得人難過,拍著一根通頂石柱說道:「哎呀~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只要老天有眼,肯給個一線生機,說不準哪天這石筍就起死回生了…」
當下覷準穹頂溼潤滴答之處,玄鐵劍已脫鞘而出,劍身沒入石中半尺,巧妙地劃出一道深深的溝痕,將水引至淚眼枯乾的石乳處,過了一會兒,石乳終於滴下了久別重逢的喜悅之淚。
李逍遙得意地拔劍歸鞘,說道:「看吧!我就說老天有眼…」
卻見那石鐘乳不堪外力所擾,簌簌剝剝地碎落一地,連同地上石筍都被撞個粉碎,其勢不止波及周圍。
李逍遙登時亂了手腳,東奔西走,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終於整室的萬年鐘乳毀於一旦。
李逍遙搔著頭不知所以,只能訕訕地笑著。
林月如看他窘態百出,登時噗哧笑道:「天意如此,雖然生不能相逢,但死能同所,也算是團圓了!李少俠可算是功德一件啊~」
鐘乳頹倒煙塵瀰漫,兩人速速離開,行不多時,地勢漸低,幾與流水平齊,水勢也趨緩漸靜,沿途處處可見人工修築的痕跡。
再轉一彎,前方忽然有光,開闊的巖穴之中,左右各有一排火炬分列兩側,照得滿洞通明。
潭水波平如鏡,倒映滿洞鐘乳、石筍,宛如水晶仙境。
左右無路,只有中間一條筆直平坦的步道,直通對面內洞,遠遠見那洞內金碧輝煌,似乎住得有人。
鐘乳古洞涼風習習,碧水寒潭沁出清涼,林月如就著湖中倒影,稍整雲鬢略做梳洗。
忽然嘩喇一聲,碧寒潭底衝出一人面蛇妖,額上多了一目暴射精光,赤裸著結實精壯的上身,手中持著頗為巨大的長柄鐮刀,盤旋揮舞耀武揚威。
蛇妖男惡狠狠地盯著兩個入侵者問道:「你們闖進我的洞府來做什麼?」
李逍遙指著他罵道:「你就是那隻蛇妖!?把靈兒還我!」
蛇妖男搔頭問道:「誰是靈兒?」
李逍遙怒道:「再不交出人來,就吃我一劍!」
林月如攔道:「別急著動手,先問清楚趙姑娘的下落要緊!」
蛇妖男色咪咪地呵呵笑道:「好嬌美的小妞啊!自己送上門來…看妳身骨強健正合我用,老子可不客氣了!」
林月如怒道:「狗嘴吐不出象牙來,還不將擒來的姑娘全放了!」
蛇妖男爽快答道:「好啊!有妳這個美姑娘,我還要其他庸脂俗粉做什麼?」
李逍遙恨牠無恥,拔劍說道:「月如妹子不要跟牠多說,殺了牠把靈兒救出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