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劇場】第二十六章 媚眼狐妖

姚仙 原著 無責任企劃謝崇輝 改編

2011/11/23撰稿  2012/8/30連載
蛇妖男不甘示弱賁起肌肉,擎動巨鐮運轉如風,迴環連斬,宛若圓月籠罩夜空,絲毫無有空隙。
巨鐮舞動威力萬鈞,林月如不敢以越女劍直攖其鋒,家傳氣劍指也是無功而返。
李逍遙御劍而攻,但蛇妖男的圓月斬卻是防守得密不透風。
李逍遙不得其門而入,只好控劍趨避,奢盼巨鐮沉重累贅,蛇妖男不久便會耗氣脫力,玄鐵劍盤空游移,可惜無機可趁。
李逍遙咬牙御劍強攻,空中萬劍如雨落,可惜徒聞鐵石交擊鏗鏘聲。
林月如彈指氣劍連發,劍芒縱橫如狂風,奈何只聽金玉同鳴叮噹響。
但蛇妖男好似越舞越起勁,速度毫不稍減,反倒揮動更快,並且漸漸朝兩人逼近,竟是連攻帶守之勢。
 
鐘乳石洞雖寬,通道卻是狹仄,隨著蛇身蠕動寸寸進逼,兩人步步後退,若是不跳入潭中,最後必被絞得粉身碎骨。
李逍遙大叫:「現在!」
玄鐵劍疾如流星轉由後路中盤強襲,林月如再發氣劍指續從前路下盤猛攻,蛇妖男冷笑揮鐮,旋身轉臂一一輕鬆格擋,玄鐵劍更被磕飛墜地。
李逍遙指掐劍訣,聚精會神全力施為,洞頂千年石乳突然斷裂砸了下來,蛇妖男應變不及舉鐮硬抗,猛烈的撞擊力震得他巨鐮脫手。
林月如七訣劍氣出手,蛇妖男登時重傷吐血,委靡倒地。
原來久攻不下,李逍遙便看準那重達千斤的鐘乳石柱,御劍假作游移,卻是暗暗將甬道正上方最大的一根削割至將斷未斷。
未能將計畫告知林月如,林月如卻是與他配合得天衣無縫,分進合擊默契天成,再引蛇妖男步步向前,蛇妖男頭腦簡單果然中計。
不過把御劍術拿來御石鐘乳者,李逍遙恐怕是蜀山仙劍派創派以來的第一人了!
李逍遙喝問蛇妖男:「你在蘇州林家堡強擄來的姑娘呢?」
蛇妖男哭喪道:「冤枉!冤枉哇!我從未在蘇州城抓過人。那些失蹤的人,都是被人口販子拐賣的!」
李逍遙道:「靈兒失蹤明明就是你蛇妖所為!不將人交出來,休怪我劍下無情!」
蛇妖男惶然說道:「別殺我~別殺我!我真的沒有呀!」
林月如道:「等等!擄走靈兒姑娘的,可能真是另有其人。」
李逍遙道:「哼!除了牠…還會有誰?!」
林月如尋思道:「昨晚夜色昏暗,我並未看清蛇妖的面目,但體型似乎較牠為小,髮色體態也不盡相同。」
李逍遙道:「不錯!經妳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如此。喂!你是否另有同黨?」
林月如接口說道:「與你同樣是人形蛇身…不過是青色蛇鱗、火紅的頭髮。」
蛇妖男搖頭說道:「休說百里之內沒有別的蛇妖,就全天下也沒有青鱗紅髮的蛇妖啊!」
李逍遙空著雙手進逼兩步,厲聲說道:「如今線索全著落在你身上,別想就此矇混過去!」
蛇妖男連忙說道:「有了!有了!有一神族的旁支,生相就是這副德性,不過早五百年前就已絕跡了。」
李逍遙道:「神族的旁支?祂抓靈兒做什麼?」
跟著轉頭向林月如問道:「牠的話可信嗎?」
林月如說道:「聽牠所說也不無可能!既是神族…我想…祂應當不會對靈兒不利。」
李逍遙喜道:「如此靈兒必然還有生望,我們快快繼續找吧。」
林月如問道:「妖孽!你將抓來的人都關在哪裡了?」
蛇妖男慌道:「她們都在瀑布後面的內洞……可是…可是…」
李逍遙對蛇妖正色道:「可是什麼?!這回饒你一命,若再危害人間,定斬不赦。」
話尚未聽完轉身就走,急不亟待地衝往內洞,希望趕快把趙靈兒救出來,連玄鐵劍都忘了撿起。
「哇~不行!我不能讓你進去!!」蛇妖男護眷心切,不知哪來的力氣,拾起鐮刀暴起發難。
林月如見事態危急,鼓盡十二成功力,強運劍氣環臂繞指,凝七訣聚罡煞,轉瞬七脈合一爆發威猛氣勁。
「斬龍訣」以石破天驚之勢裂地奔行,劍指氣勁剛烈無儔破體貫軀,將蛇妖男當場斬殺。
蛇妖男慘叫一聲,掙扎著蛇軀仍想朝內廳蠕動,無奈傷重難救,雙目流出含恨不捨的眼淚,氣絕倒地。
「哼~自尋死路。」林月如耗力過鉅,雙頰酡紅嬌喘吁吁。
李逍遙若有所覺,驚道:「哎呀~!」
「牠想要分散我們的注意力,才瞎謅了剛才那些謊話,靈兒必是在牠手中沒錯,我們快往內洞找去!」
林月如嗔道:「若是遇上強敵埋伏,難道你還要用石頭砸他?!恐怕還沒救到趙姑娘,你就先送上小命了!」
李逍遙臉上一赧,一邊御劍歸鞘,一邊忙不迭的衝進內洞,洞內燈火通明,看來經常打掃,頗為乾爽潔淨。
寬敞的通道上連接著數間的石室,雖然是鐘乳天成,內裡的傢俱、裝飾卻極盡華美。
兩人一間一間搜過去,果然有不少少女在這裡服著勞役,看見李逍遙與林月如闖進來,都紛紛朝內廳奔逃躲避。
李逍遙拉住一名躲避不及的少女,那少女嚇得哭了出來。
「啊~!?不要殺我!」那少女道:「我只是在這兒倒倒茶、端端東西,什麼都不知道!」
李逍遙急急問道:「姑娘不用害怕~妳們都是被蛇妖抓來的嗎?」
那少女道:「是啊~那時候我真嚇壞了!還好到這以後,妖怪只要我們做一些打雜的工作,並沒有傷害我們。」
林月如問道:「妳們有沒有見到一名綁了兩束馬尾,約莫十六、七歲的姑娘?」
眾少女巍顫顫地道:「沒有…沒有啊……」
林月如溫言道:「不用害怕!蛇妖已被我們除掉,你們可以回家去了。」
眾少女憂道:「可是內裡還有一隻狐妖,她比蛇妖兇多了…」
忽然狂風大起,夾帶著一股狐貍騷臭之味迎面而來,林月如急挽劍花護身,李逍遙卻是反應不及,雙臂已留下數道狐爪血痕。
「你們是誰?闖到我洞府…想幹什麼?!」
狐妖女肩披唐宮紗衣,胸裹火紅肚兜,星眸妖媚、眼角含嗔,如風一般地旋身閃現。
身影已定風勢餘勁未停,勁流飆起秀髮飄逸如雲、清風拂面嬌容冷冽似雪,顧盼之間豔麗懾人,舉手投足媚態橫生。
只見紗衣下難掩玉體滑若凝脂,肚兜裡裹不住豐滿的體態婀娜,經過百年的修煉,除了狐狸尾巴仍藏不住,已然可以化為人形。
李逍遙一時看傻,忍住疼痛質問道:「靈兒呢?你們把她藏在哪裡?」
狐妖女微聳香肩笑道:「老娘是有不少丫鬟,都是我老伴從外頭抓來服侍我的。有慧兒、珠兒、湘兒、蘭兒,就是…沒有一個叫靈兒的!」
李逍遙愁急交織、憤恨填膺,登時怒上眉山:「今天我可是豁出去了!不要以為妳是女的,我就不敢對妳怎麼樣,不交出人來,我一樣殺了妳!」
林月如未曾見過李逍遙如此激動,被嚇了一大跳,忙勸道:「李大哥,你冷靜點…先問清楚再說…」
「管不了那麼多了!靈兒要是少了一根寒毛,我就要這裡的妖怪全部陪葬!」玄鐵劍已然緊握在手,眉宇之間隱現殺氣。
狐妖女蠻腰輕擺,嬌嗔道:「好大的口氣~!老伴!快過來幫我把這兩人攆出去…老伴?」
李逍遙心急如焚,狐妖女卻在調笑,不禁氣往上衝,怒道:「叫也沒用!門口那隻半人蛇妖,已經死在我劍下了。」
聽聞愛侶被殺,狐妖女嬌軀震動,嗚咽忿道:「什麼!?你殺了我相公!老娘跟你拼了!」
林月如大叫小心,伸掌把李逍遙推開,堪堪避過狐妖女的攻勢。
狐妖女兜衣如火,倏來即去無法捉摸,又專找李逍遙下手,林月如寶劍徒利,卻無用武之地。
眾少女驚慌四散,狐妖女在人群中穿梭,李逍遙氣憤難當,卻不敢使用御劍術,登時只有挨打的份。
林月如揚劍威嚇道:「不想被我誤傷,就速速躲到別處去~!!」
待得眾少女一哄而散,李逍遙罵道:「妖婦受死~!!」正要使出萬劍訣,忽然…
憑空劈下一道閃雷,正擊中李逍遙手中的玄鐵劍,電得李逍遙虎口焦黑,棄劍倒地。
眼見狐妖女雷訣凌厲,林月如連使七訣劍氣,以防她再出招襲擊李逍遙。
但狐妖女如疾風、似浮雲身法奇速,儘管林月如劍氣綿密如網,依然被狐妖女欺近身來虛晃一招,趁她閃避,又朝弒夫仇人李逍遙殺了過去。
李逍遙方才掙扎爬起,便又挨了一輪疾雷快爪,電得他心肺震盪、血脈蒸騰,險些昏厥不支,想到靈兒生死未卜,豪氣斗生,腳步一蹌,又硬生生地挺住。
李逍遙寶劍脫手,只好使出飛龍探雲手不住亂撈,狐妖女自恃步法精絕,不意被李逍遙當胸抹過,順手從肚兜摸來一物。
狐妖女吃了一驚,林月如趕忙上前,「大野鷹揚」一招未中,狐妖女好似一團火雲被疾風吹散,轉瞬渺無蹤跡。
忽覺寒毛顫慄,林月如機警滑步趨避。
果然雷咒當空擊下,跟著閃雷在周身霹靂亂打,林月如步法巧妙,左右閃躲堪堪避過。
但見李逍遙又成目標,可恨兩人距離被拉開,欲援救已來不及了!
狐妖女復仇心切,連番攻擊只圖把林月如逼退,眼看李逍遙頭上雷霆積聚,電光閃爍嗤嗤亂鳴,壓砸下來必死無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