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文也《台灣舞曲》重返光榮

江文也《台灣舞曲》重返光榮

江文也1910年6月11日誕生於日治台灣的台北大稻埕,從聲樂家知名,也跨足多領域,都有不凡的成就。圖/翻攝自 Youtube 影片
 

命途多舛,終得重見天日

江文也1910年6月11日誕生於日治台灣的台北大稻埕,1983年10月24日逝世於中國北京。在國家認同上,他可能自認是中國人,而國際間卻普遍認為他是台籍日本人。在錯綜複雜的歷史背景中,日本人視他為殖民屬地的台灣人;中國人看他卻不是中國人,文革時期將他打為黑五類!而在他的出生地台灣,人們更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台灣人。江文也的一生,就是這麼身不由己地成為時代夾縫中的邊緣人。

有如西方音樂史上的馬勒,出生於猶太家庭,他自述:「在奧地利人之中,我是波希米亞人;在德國人之中,我是奧國人;而在世界人種裡面,我是猶太人。」這種無根的飄泊感使他的一生都帶有悲劇色彩。

歷史終究要還給江文也一個公道!是該還給江文也藝術光環的時候了,在很多人的努力下,《江文也傳記〜音樂與戰爭的迴旋》即將要出版了。

2016年適逢江文也以《台灣舞曲》在1936年德國柏林舉辦的第11屆奧運會國際藝術競賽中獲獎的八十周年,「國立台灣交響樂團」NTSO將於9月17日在台中市中興堂舉辦「台灣人第一面奧林匹克獎牌80周年慶《江文也之夜》」音樂會,指揮是簡文彬,而大師江文也本名「江文彬」,創造了史無前例的「文彬VS.文彬」的樂壇佳話!壓軸曲目就是這首值得引頸期待的《台灣舞曲》。


圖/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奧林匹克的「藝文競技」

古代希臘奧林匹克只有「體育競技」,到了1912年於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時,首次增加包括了繪畫、詩歌、雕刻、作曲、建築等項目的「藝文競技」。1936年希特勒主持在柏林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的藝文競技已是第七屆。

江文也的管弦樂曲《台灣舞曲》通過日本作曲家協會甄選,再由體育協會推舉,共有五位選手獲選入管弦樂作曲組,代表日本赴柏林參賽。當時,台灣的報紙也曾經熱烈的報導,但當26歲的江文也從五位「日本人」中脫穎而出,成為唯一的得獎者(金、銀、銅牌之外的佳作,也稱「特別獎」,一般稱為第四名),消息傳來,日本的作曲家聯盟竟刻意淡化,連返國的奧林匹克委員受訪時也是輕描淡寫。原因無他,另外那四位樂壇知名的作曲家山田耕莋、伊福部昭、諸井三郎和萁作秋吉都落選了,輸給一個殖民地人!

但當9月11日獎牌寄到東京,附上歐洲著名評審與作曲家的評語,《東京日日新報》馬上做了大篇幅的報導,刊登獎牌、照片,還以樂譜作為插圖,《台灣日日新報》也立刻跟進,以頭條刊登。一時之間,一顆閃亮的彗星在東方升起。

《台灣舞曲》的旋風

《台灣舞曲》唱片由史托可夫斯基指揮錄音,「勝利唱片」公司出品,成為當年聖誕節的熱銷商品。管弦樂總譜也由Shunjusha Edition 做全世界發行,封面有德文、英文、日文、法文的版本。內頁刊登作者照片,並有作者於1934年8月創作此曲時所親自寫下的日文詩,作為樂曲的詮釋。

茲以金繼文的華語譯作與讀者分享:

我在此看見極其莊嚴的樓閣
我在此看見極其華麗的殿堂
我也看到被深山密林環繞的祖廟  和古代的競技場
但這些都已消失淨盡

它已化作精靈  融於冥冥的虛空
將神與人之子的寵愛集於一身的精華  也如海市蜃樓
隱隱浮現在幽暗之中

啊!我在這退潮的海邊上
只看見殘留下來的  兩三片水沫 泡影

江文也的作品中常見描述故鄉風光的竹林、水牛、白鷺,流露著無法割捨的濃情,但這首為了積極參賽的《台灣舞曲》,卻是受到歐洲印象樂派的影響,以他自己對台灣和台北城的印象寫作,不採取台語歌謠的風格,而是以原住民節奏元素為骨幹。既非為舞蹈而寫,也不是為原住民族的音樂作紀錄,扎實的二十世紀現代作曲手法,以及獨創的音樂語言才是它能在古典音樂重鎮的德國獲獎的主因吧?


圖/翻攝自 Youtube 影片

「江文也百年知音」

江文也可說是一位曠世天才,因自小藝文環境優渥,從聲樂家知名,跨足作曲、寫詩、翻譯、作研究、寫評論,每一領域都有不凡的成就。居住在北京的年代、文革之前,他還以中醫的「推拿術」為好友治病,如徐悲鴻的高血壓、老舍的坐骨神經痛、郭沫若的頭暈症、顧頡剛的失眠等等,都是有文字記載的事蹟。

王德威教授說:「江文也是二十世紀最有原創力的作曲家兼詩人。」虞戡平導演說:「江文也一生是台灣、日本、中國近代史的縮影。」影評人黃仁說:「才高命舛的江文也深陷台日中三國的夾縫中,他的生命傳奇最具電影張力。」

「台灣音樂教育學會」劉美蓮老師就讀師大音樂系二年級時在牯嶺街舊書攤買到一份鋼琴版樂譜,初識《台灣舞曲》還以為江文也是日本人,後見許常惠在《台灣音樂史》中有一兩行介紹江文也,說他是淡水人;師大吳玲宜碩士論文查出戶籍為三芝;確認之後所有的「江學」研究都以江文也為三芝人士定論。不料虞戡平導演為拍攝影片走訪江家大哥,得知江文也出生於大稻埕,在2003年的「中央研究院江文也研討會」上劉美蓮提出資料討論,掀起一番論辯。經周婉窈教授深入調查,又有日治時代完整建構的戶籍資料,加上三芝鄉公所人員的奔走求證,終於確認江文也出生於大稻埕,而江家戶籍的確設在三芝,兩地鄉親都引以為榮。

窮多年心力蒐集、檢視、研究、考證家族資訊及歷史資料,即將有近乎完整的史料公開,《江文也傳記〜音樂與戰爭的迴旋》值得期待。

9月17日,「國立台灣交響樂團」NTSO在台中市中興堂舉辦「台灣人第一面奧林匹克獎牌80周年慶《江文也之夜》」音樂會,壓軸曲目《台灣舞曲》,將重現江文也的光榮。

蔣理容
 
蔣渭水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財團法人台北愛樂文教基基會董事,國立台灣師大音樂系畢業,鋼琴暨聲樂音樂家,曾任教各級學校教授鋼琴;業餘寫作及演講,致力於社會工作為”台灣奧福教育協會”創會者之一,並擔任第四屆理事長
 
 

轉載自 民報 2016-09-08 17:09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