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淡江大橋透視環評之荒謬性

 

淡江大橋完成後的模擬圖。翻攝archdaily.com

淡江大橋建設案於1980年代末提出興建計劃,1999年通過環評,後來因無興建急迫性而被暫時擱置;到了2010年又重新啟動,經過3次環差審查後,於2013年再次通過環評,開始兩側引道的工程發包;接著又於今年7月召開第二次環差會議,主要針對主橋的環評審查。筆者看了歷年的幾份工程書與環評會議紀錄,約略提出幾項質疑。

關於國家重要濕地:淡水河口的鳥類生態豐富,八里岸的挖仔尾與台北港北堤兩處濕地吸引各類珍禽,前者早在1994年就被訂為「自然保留區」,後者也在2011年被列為「國家重要濕地」。

1999年的環評通過時,只有指示對挖仔尾保護區要「加強保護」,後來在2013年的環差會議才決議要將原引道位置往北移;但如此一來,大橋就落在北堤濕地。為了照計劃蓋大橋,政府所提出的解套方法便是在2015年將北堤濕地公告範圍縮小,避開了大橋的引道與橋墩,那真不知指定「國家重要濕地」有何意義?

關於淡水河口淤沙:淡水河從上游及沿途帶來大量泥沙,原本藉著海流可以將河口淤沙帶到南岸的八里海邊,但自從興建台北港後,河沙被北堤所擋而囤積在堤外,這也是北堤濕地的由來。為了保持河口通暢以免水患,台北港得標廠商被規定每年要清理河口淤沙。如今為了蓋大橋,河口落了橋墩和橋塔,幾次環評會議下來,竟都沒有環委或單位質疑其對防洪的安全性,直到今年7月水利署終於有意見。環評政策呢?到時淤沙囤積在河口嚴重時,請問是要清淤以讓河口排水順暢,還是要顧及橋墩安全而減少清沙?如果兩者拿捏不好而造成河水氾濫或大橋塌陷,請問誰可以負責?

關於橋面變更設計:1999年通過環評時的淡江大橋橋面是33公尺寬,到了2013年通過第一次環差會議時,因為新北市政府打算把淡海輕軌連接到大橋,再通到八里的「未來捷運」路線,所以橋面變成44公尺寬,如此重大變更設計還適用原來的環評嗎?今年的環差會議有環委提出質疑,但會議紀錄中並無針對此項的回應。如果將來因輕軌經過而造成橋面劇烈震動,使其他車輛有行車安全的顧慮,甚至出事,請問誰來負責?還是國賠就好了?政府的錯誤決策為什麼總是全民埋單?

如果您跟我一樣,不想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一個這麼草率的環評,請與我們一起加入「反淡橋、護夕陽」的連署吧。

轉載自 蘋果日報 2016年08月17日00:06 施云/文字與影像工作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