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改變這不良少年 現在他想對父親說

余浩瑋 35歲 淡水人 「青藝盟」劇團團長國中時候愛玩,抽菸、打架、偷東西,甚至放火燒教室。那時最怕我爸,他賣素食沒時間陪小孩,只懂打罵。他曾經拿電線插頭甩我,一塊肉就掉下來,還拿刀追著我跑過。放火那次,他跑到訓導處,猛打我一陣後,跟訓導主任說:「不用報警了吧,沒事那我走了。」
 
國中我愛聽伍佰,我拿掃把模仿他彈吉它唱歌,老師看了說:「你乾脆考華岡藝校。」考上後我爸以為我鬧著玩,註冊前一天知道我要去,又打了我一頓,但我還是堅持去念。我讀戲劇科,當時主任張皓期對學生從不用高壓的方式,有次我們做燈,大家都沒事,但我的一插電就爆。他只說沒關係,再做就好。後來校董會因為派系撤換他,我們抗議,還是無法挽回。我罵老師髒話,擺爛,操行不及格,高三時被退學。我爸氣得要我別回家,從那時開始我和我爸就不太說話。
在台北流浪了兩、三個月,什麼工作都做不長。有天張皓期打給我,說他創了劇團,要我去幫忙。工作一陣子後,有次分配任務,他竟叫我留著掃廁所。我氣得在房間亂摔東西,同事看了告訴我:「你以為你在做自己,其實只是製造麻煩。」那一刻我才知道我多白目。老師辦「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推廣青少年參與戲劇。後來收掉了,我就把業務承襲下來,其實我現在也還負債。
 
2014年我弄了「風箏計畫」帶三個中輟生小朋友,環島巡迴表演給安置機構年輕人看。我相信他們和當時的我一樣,只是缺乏認同與自信。我常跟劇團年輕人說,要好好跟父母解釋自己在做什麼。這樣一講,發現自己根本「打假球」,從來沒跟爸爸說我在搞什麼。有一天我整理了簡報,回家跟他解釋了一遍。本來認為我不務正業的他,聽完告訴我:「做這個會很辛苦喔。」我想他終於理解我在幹嘛了吧。
 
轉載自 壹週刊 2016年07月22日06:25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