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的兩河文明

台北市的兩河文明

淡水河遠眺。淡水河流域充滿豐富的人文色彩和自然資源,是台北文明的發祥地。(Wiki, Peellden, 20160708)

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2016台北河岸音樂季——台北五夠水」活動,提及台北的兩河:淡水河與基隆河。讓我想起世界古代史中的「兩河流域」,即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及其所誕生的巴比倫文明。

世界上大城市的誕生,往往都在河邊,因為河流形成的沖積平原或易於灌溉而發展農業經濟,再提供運輸之便而發展貿易,有的更帶有海邊的便利;在這個基礎上,便有手工業與工業的發展。各國大城市或首都許多都是這樣形成的。例如紐約、華盛頓、倫敦、巴黎、聖彼得堡、開羅、上海等等。

台灣清治時期的「一府二鹿三艋舺」,兩個在海邊,一個在河旁。艋舺就在淡水河旁,而且也近海。

有兩條河同時流過的城市,相對就少一些,紐約有哈德遜河、東河,分別在北部灣出海;上海的兩條河流是黃浦江與吳淞江,吳淞江在外灘流入黃浦江,再流入長江出海。基隆河是在社子島流進淡水河再入海。

伊拉克的兩河誕生巴比倫文明,以《漢摩拉比法典》為最。台北市的兩河呢?台北市的歷史自然沒有巴比倫長,但是淡水河旁的艋舺與大稻埕,誕生了清治與日治時期台北的商業與工業文明。經濟的發展,必然出現相適應的文化,還有藝術,例如名曲中的〈黃河頌〉、〈梭羅河〉、〈淡水暮色〉等。

本土意識的興起,現在台北人正在努力恢復艋舺與大稻埕的原貌。相對來說,艋舺的歷史遠一點,所以恢復較差;大稻埕歷史近一點,還有民間有心人的努力,給人更深刻的印象。艋舺還有糖廍的遺跡,可惜在一些人的印象中,似乎以色情業著稱。大稻埕的布匹業與南北貨,讓人回憶當年的盛況,該是紡織業的據點;而1934年創立的義美,更成為現在食品安全的翹楚。與繁榮經濟的同時,1920年代台灣文化協會的成立,更是台灣民主政治的萌芽。

相對於艋舺與大稻埕的古典文明,基隆河流域則是現代經貿與現代科技文明的地區,以南港的中央研究院與南港經貿園區、南港軟體工業園區為代表。不過,這裡的「故事」自然不如前者,因為歷史的長短不同。

我在台北只住了十年,出門也大多是開會或政治活動,對台北並不熟悉,但是「兩河流域」引發我的遐想與圖上談兵。除了上述的經濟文化,還有「旅遊勝地」的挖掘。我分別在梭羅、雅加達、北京、上海、香港、紐約、台北各自住了多年。雅加達、上海、紐約只有河景、海景沒有山景;北京的山在西郊;到了香港,港島四面環海,中間有高達554公尺的太平山,立即有「地靈人傑」的感覺;九龍半島有些小丘,如窩打老山、加多利山;新界就多山了,但那是郊區。香港的海景被稱為「無敵海景」,但是沒有河流。類似香港的「山城」,在中國有重慶。

台北市也有山丘,可是不是山城,因為台北是盆地,這是與香港、重慶不同的特點。而且山丘就在鬧市,例如著名的圓山,已被飯店佔據;黃金地段的信義區有象山;文山區的山丘更多了,最高的就有三百多公尺。有的山還有百年古道,市民除了欣賞風景,還可健身。

為了提供市民休閒,河邊還發展了許多河濱公園,並且常常開展活動。淡水河旁有大稻埕碼頭的公園,艋舺的雁鴨公園在新店溪與淡水河交匯處,夜晚可以欣賞華江橋與萬板大橋的夜景,還有橋身的燈光變幻。基隆河旁的公園,自然以大佳河濱公園比較著名。

然而別忘了,河流旁邊還有許多夜市與宮廟,相信這也與交通便利有關。靠近淡水河的艋舺,有華西街夜市與龍山寺、青山宮;近三百年歷史的龍山寺供奉儒釋道三教重要神祇,可見台灣宗教的多元;同樣鄰近淡水河的大稻埕有三大廟宇:霞海城隍廟、法主公廟、慈聖宮媽祖廟。鄰近基隆河的夜市,最著名的當屬士林夜市和饒河夜市。饒河夜市旁就是松山慈佑宮(媽祖廟),走出夜市沒有幾步的錫口,可以見到兩邊的彩虹橋與麥帥一橋。麥帥即二戰與韓戰名將麥克阿瑟是也。從台北市的麥帥公路與羅斯福路,可見台灣與美國的特殊國與國關係。

說回河濱,最有看頭的可能還是社子島的島頭公園,也就是基隆河與淡水河交匯處。放眼望去,除了美麗的河景,還有遠方的群山。由於社子島還沒有「開發」,交通不便,也就很少遊客。廣闊的視野與寧靜的環境,讓人有「寧靜致遠」的情懷。為了保護這塊寶地,未來的社子島開發,應該闢為濕地與生態公園為佳,更能造福市民。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閒話鄧伯伯》﹑《神州千奇百怪論》﹑《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等。

轉載自 民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