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帶學生避禍228 自己卻難逃一劫~淡水中學校長陳能通

 文/陳孟絹(台灣文史研究者) 2016-07-06 15:10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2016年/第13期】

他出生於基督徒世家,是一位物理學家、傳道師、教育家,成就斐然的他,消失於228的國家暴力。他,是陳能通。

基督徒世家
陳能通是第三代基督徒,他的父親陳旺牧師在14歲(1890年)受洗,他的祖父陳居於水返腳(今汐止)務農,31歲(1887年)受洗。陳能通的妻子蕭美德,同樣是基督徒第三代。

陳能通出生於1899年,水返腳人,求學歷程有南崁公學校(1915年畢業)、淡水中學(1920年畢業)、日本熊本第五高等學校(1924年畢業)、日本京都帝國大學物理系(1927年畢業)。返台後在淡水中學任教、結婚、擔任淡水教會執事。

這位極有資歷的數學與科學老師,感於福音使命與神學知識的重要,1937年舉家赴日,在東京神學校進修。他的家族系譜,使他與信仰、傳教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蕭美德的外甥陳皙宗牧師描述陳能通「是一個典型的學者,有冷靜的頭腦,喜歡思考,個性拘謹」、「但他有一顆溫柔的心,總是笑臉迎人」、「他也是一個認真的基督教思想家」。

信仰與科學
他沉穩的條理分析風格,也展現在作品之中。他在1925-1933年發表關於物理科學、信仰的文章,於白話文作品〈光的色緻〉[ Kng ê Sek-tì ] 寫到:

……落西北雨了後,抑是欲做風颱的時,常常看見彼條五彩色的帶顯出,來裝飾佇空中裡。實在是到極媠?!照聖經所記載,「虹」是上帝佮挪亞的後裔,以及地面的活命,所立的記號(創世記 9:8-17)。

他運用科學解釋自然界的現象,並闡述聖經裡的話語,彰顯造物主的大能。另一篇〈科學佮信仰〉[Kho-ha̍k kap Sìn-gióng ] 進一步寫到科學家的職責:

……科學上的智識是上帝對人類所賞賜的一項;總是人類得著這號賞賜 ná 濟,soà ná 離開上帝,boē 記得賞賜的源頭,愛看輕伊,愛否定伊的存在。……科學若踮佇伊的範圍內,守伊的本份,tuì 現象界來知上帝的存在,按呢科學就值伊最高的使命。……

顯示他想要破除將科學視為偶像的迷思,及對上帝的崇敬;也藉由探索科學,進而辯證自己對信仰的堅定。

承接教育重擔

他於1940年攻讀神學畢業回台,任教台南長榮中學(前身長老教會中學)、兼任台南東門教會傳道師。1942年任台北神學校(今台灣神學院)代理校長。1944年擔任台北宮前女學校教務長,該校由神學校分離,旨在提高婦女信徒的受教機會,並栽培女宣道人才。

1945年11月,董事長林茂生兼任淡水中學校(原淡中)、淡水女子中學(原淡水高女)與中山女子中學(原宮前女中)三校的校長,陳能通搭配擔任男校的教務主任。戰後台灣社會動盪,不過在林茂生的經營下學校逐漸穩定。

1946年5月,陳能通接下淡水中學(今淡江高中)校長職務,此時接管台灣半年多的國府獨裁、軍隊橫暴、接收者特權、社會混亂、經濟蕭條。他6月接受採訪指出學校面臨最大的困難是「經費不足、師資缺乏」,但他仍在刻苦之中多方奔走尋找資源以穩住校務,也確保長老教會學校的主權。

「台省第一屆青年夏令營」8月在淡水中學舉辦,夏令營兼主任為陳儀、副主任為柯遠芬。學校當時有一批日治時期留存的軍訓槍枝,陳能通想把槍枝交給柯遠芬處理,但他以日後還有軍事訓練課程為由寫字條要學校保管槍枝;另柯遠芬亦要求在校內蓋中國式八角涼亭,被陳能通以此構想與歐式設計的校園景觀不合且經費拮据由理婉拒。

淡水228

228事件波及淡水時,陳能通在3月初做出停課決定,要學生回家暫避紛亂。然而3月10日一名家住台南的學生郭曉鐘未及返家,在淡水街上遇到軍隊被無故射殺身亡。陳能通與校內的體育老師兼訓導主任黃阿統,將學生遺體運回學校體育館,等待家長來料理後事。當晚陳能通還告誡兒子陳穎奇「少年人勿與人參加有的無的」,此叮嚀卻成為最後的遺言。

3月11日清晨,軍人抵達校長宿舍強拉走陳能通,父親陳旺認為狀況不對跟隨出去,亦被帶走。一早前往查看學生大體的黃阿統,在校園遇到持槍軍人,三人皆被帶走。

根據隔日被放回的陳旺描述,三人被載到淡水沙崙海水浴場,個別綑綁於三棵樹整晚,陳能通自知大難臨頭,含淚對陳旺說「阿爸不久你可返家,請幫助設法家內事」。陳能通與黃阿統據傳另被軍用卡車載走,此後下落不明。

遭事後羅織罪名

國府事後羅織兩人罪狀「淡水中學校長陳能通發表謊謬言論,煽動學生響應台北,招致流氓及青年學生在校內舉辦軍事訓練班,由訓導主任黃阿統主持反動組織,並以該校為根據地……」,此與見證者的口述資料不符,他們「被」背負污名化的罪名。

人民寄予2016年執政的蔡英文政府厚望,如何藉由清算過去讓歷史導正,考驗執政者的智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