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夢中大俠

浮生夢飛仙,
拔劍立雲間;
青鋒難歸鞘,
縱身離恨天。

  正當危急之際,李逍遙放出背後飛劍,巫山六魔的兵器稍沾劍芒,即被絞得粉碎。

  「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你們能往哪裡逃?」李逍遙輕飄飄地落在劍身之上,身隨劍走瀟灑至極,眾妖道大驚失色,四散奔逃,李逍遙也不追趕,御劍而行直入賊窟。

  進入羅煞魔宮,李逍遙已暗自提高警覺,劍指一挽,足下飛劍盤旋一圈後,李逍遙袖納乾坤,將劍收入袖中,凌風緩緩落地,原本平平無奇的泥礪土路突然緩緩向上隴起,那一坨稀軟流動的土團說道:「劍仙請留步!」


※此篇文章只有〝我愛淡水〞網站的〝無責任專區〞才能看得到※
嚴禁任何形式的貼文、貼圖轉載,僅允許以連結轉發
若有玩友眼見此文流落別處,敬請逕行舉發譴責


  李逍遙拔出背上寶劍,喝道:「好妖怪!旁人見到我逃之尚且不及,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見李逍遙提劍備戰,那團仍不斷堆疊,由土造、泥塑的小怪死氣沉沉地說道:「大仙劍下留情~小妖此來,想向大仙相借純陽神劍一使!」

  純陽劍向前一指,霎時劍泛虹彩、赤芒暴射,李逍遙昂頭說道:「笑話!本大俠全仗此劍降妖除魔,將純陽劍借你,如何剿滅你這批妖邪?你以為將我兵器騙走,就能倖免於難嗎?」

  純陽神劍光如日照,熱力逼人,彷彿下一刻就要燃燒起來,那土怪軀體形塑已定,仍不敢直視,只見它雖一臉土色,在純陽神劍劍光照映之下,卻鬚眉分明,張眼露出黯淡的眸光…

那土怪啞聲說道:「千萬別誤會~小妖絕非心存僥倖,敢對大仙欺瞞。只因熟知大仙除魔一向只誅元兇首惡,相信不會為難小妖。況且大仙玄功通神,早已不必憑藉兵器的鋒利。再尋常的劍讓您使來,也是鬼神辟易!」

  李逍遙沉思半晌,說道:「看你甘冒兇險現身找我,想必另有別情。你要借純陽神劍何用?」那土怪答道:「小妖所居地穴,出了一隻血角青龍,日夜噴吐陰寒毒火,小妖斗膽借劍,便是想要除此大患!」

  李逍遙還劍歸鞘,說道:「哈哈哈~這你早說嘛!待我除掉羅剎鬼婆,索性幫你滅了那條青龍。」土怪躬身說道:「若蒙大仙允可借劍一用,已然是天大恩德了,不敢勞您大駕~~不知劍仙是否允可借劍一用?若蒙大仙不棄,小妖日後結草銜環,必當圖報!」

  李逍遙解下繫劍縧帶,將純陽神劍交與土怪,只見土怪接過寶劍之後,眸光閃過精芒,臉上竟現狡笑,李逍遙心中一凜,問道:「哼!你為何笑得如此狡獪?莫非想要誆我?」土怪身軀由外而內漸漸散作砂礫,一粒粒向下崩解灑落,即將潰散的闊嘴不斷開闔:「那毒婦就在前面不遠處,希望劍仙早日為民除害!」過不多時,盡皆歸於塵土,不知去向。

  李逍遙御劍再起,加速衝向魔宮,心想:「看他奸笑的樣子,莫非我被騙了~堂堂大仙如果上當,那可糗了…」但除魔正事要緊,也顧不了這麼許多。

  才入洞口,耳畔忽聞淒厲慘絕的嚎哭之聲,震得心頭直打寒顫。

  李逍遙暗叫不妙,羅煞鬼婆已咬破舌尖,運起十成功力的攝魂魔音,狠狠的叫著李逍遙的名字,字字打入李逍遙的心坎,有如當頭棒喝。

  李逍遙抵擋不住,失足自飛劍跌落,陣陣喚名摧魂之聲貫耳穿腦,李逍遙四肢乏力無法動彈,身形直挺挺的向下直墜………

  「李~逍~遙~!李~逍~遙~!」鬼婆的魔音,有如破鑼銅鼓,在李逍遙耳際隆隆作響,頃刻跌落地面痛徹心脾。

  李逍遙忍住疼痛破口大罵:「作惡多端的羅煞鬼婆,既然落在妳的手裡,要殺要剮不用多說!」

  師出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腮!李逍遙瞑目待死,只嘆孤身仗劍江湖,難敵群魔亂舞,如今道消魔長,壯志未酬,徒留妖邪肆虐,宇內蒼生何辜?

  羅煞鬼婆聞言怒罵道:「可惡!」以獨門怪兵器骷顱鎚,朝李逍遙腦門擊落,李逍遙無力閃躲,天庭吃了一記,只覺天旋地轉,頭腦發脹。

  「李逍遙!你找死啊?敢說老娘是什麼鬼婆!」李逍遙強睜雙眼,定神一看,只見嬸嬸左手持鍋,右手拿鏟,怒氣不息地指著李逍遙罵罵咧咧:「又在作白日夢了!你也不小了,整天瘋瘋癲癲的,也不做正經事!」

  李逍遙回過神來,看見孫嵐氣虎虎的,李逍遙慢條斯理的站起身拍拍灰塵,揉眼抱怨道:「嬸嬸妳不要每次叫我起床,都用鍋啊、鏟的胡敲一通,嚇死人了!我們的床又不牢靠,不小心就掉到床下頭了。」

  孫嵐持鏟的右手插腰罵道:「每天睡到日上三竿,不這樣叫得醒你嗎?好歹你也跟林木匠學過幾個月,只會削些木刀木劍!床不牢靠,自己動手修修就好了,就想學你爹舞刀弄槍,沒個定性,有哪家姑娘願意嫁給你?」

  李逍遙拿起床頭繫髮布條,胡亂紮個馬尾,取下掛在牆上的木劍揹在身後,不以為然地說道:「那我爹又怎能娶到我娘?」

  孫嵐撇臉道:「說起來真是羞死人了,自己跑上門來,說非你爹不嫁。過了我們李家的門,也不做些針線女紅,就會跟著你爹瘋!」

  李逍遙以袖抹臉,扁嘴回道:「他們可是江湖上人見人羨的鴛鴦俠侶啊!」

  孫嵐埋怨道:「是呀!說什麼去行俠仗義,丟下你這個惹禍精,一去十多年沒有消息。」

  李逍遙左搖右晃地紮了馬步,雙手擺個架式,回嘴道:「所以我要練成絕世武功,去找我爹娘。」

  孫嵐鏘噹又賞了他一鍋鏟,急道:「我後半輩子全指望你了,你哪都別想去!」

  李逍遙疼得擠眉咧嘴,揉揉痛處嘟噥著說:「男兒志在四方,待在這裡能有啥出息?」

  孫嵐啐道:「你遊手好閒是出了名的,要不是嬸嬸忙不過來,才不指望你這個懶鬼來幫忙呢!趕緊去把上房收拾乾淨,我要下樓招呼客人了。」

  李逍遙聞言嘻嘻笑道:「呵呵!我們仙劍客棧就這麼兩間破房間,哪叫上房?」

  「就會耍嘴皮子,叫你去你就去!」孫嵐一手鍋、一手鏟,說完就匆匆地走下樓去了。

  這個杭州城畔的盛漁村人口不多,除了採買魚貨與轉運貨品的商家,平常是不會有什麼人來住店,頂多打尖歇腿。

  仙劍客棧裡嬸嬸樓下睡房佔了一間,旁邊是柴房與廚房,樓上只有三間房間可以住人,李逍遙住在最末一間,便只剩兩間房。跟曾經輝煌過的旗艦店相比,若說這是客棧,還不如說是酒肆比較恰當。

  李逍遙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到隔壁的房間,昨天來投棧的鏢師已準備退房。

  李逍遙躬身哈腰輕聲問道:「不知大俠經過一夜的考慮,最後作何決定?」那鏢師吳天乾冷著臉,皺眉回道:「決定什麼?」

  李逍遙嘻著臉,上前說道:「收在下為徒啊!」吳天乾道:「啐!我昨兒個已經說過了,你根骨太差,不是學武的料。」

  李逍遙急道:「我小時候遇見一個仙人,他說我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武學奇才,不收我為徒可是你的損失!」

吳天乾道:「我沒時間跟你瞎攪和!快讓開!別擋住大爺去路。」說罷一把將李逍遙推開,大搖大擺走下樓去。

  李逍遙不覺氣上心頭,昨日看他身背長劍挺威風的,便叫聲大俠,懇求收己為徒,竟然說他根骨太差,不是學武的料,越想越不是滋味。

  不過想到昨天一氣之下,在他的酒菜裡,吐了不少口水,也算是報了一點小仇,不覺有點得意。

  回過神來,眼見床舖凌亂不堪,實在是不想動手整理,樓下又傳來孫嵐招呼吆喝的聲音,想必是有人想要住店。

  為免又被孫嵐責罵,便快手快腳的將棉被攤開,使勁的抖弄幾下,忽自棉被裡掉出一物,撞地鏗鏘有聲。

  李逍遙仔細一看,喜道:「這不是瞎狗眼鏢師的甩手鏢嗎?連吃飯的傢伙也忘記帶走,讓我把它配在身上過過癮!」話說如此,卻也不敢當真明目張膽的拿著客倌遺忘的物品,嘻耍了一陣,便將飛鏢貼身收藏。

  七手八腳的收拾好房間,再飛快的將鄰房也整理妥當,剛出房門,孫嵐已經將客人引上樓來。

  這一行人共有四人,皆穿著苗族繡線黑衫。為首之人約三十歲左右,身上服飾滾綴著初生黑野雁的輕暖絨毛,較餘人華美許多。

  只見他一張國字臉劍眉微蹙、英目如電,頭戴一頂烏金盔冑,手持摺扇狀甚悠閒,神色卻極為倨傲,一副貴公子的姿態,看來地位頗高。

  貴公子左手摺扇輕搖,涼風習習微帶幽香,孫嵐聞之鼻頭一癢,不禁打了個噴嚏。

  孫嵐偷偷拭去涕沫,頻頻點頭作禮,露出難得的笑臉:「逍遙!快來招呼大爺們先歇歇腿,我到廚房準備酒菜。」說罷,又匆匆下樓去了。

  李逍遙擺手哈腰說道:「這邊請!」只見手下三人恭恭敬敬的分立兩旁,那持扇苗人哼了一聲,便大剌剌的走進房中。

發佈留言